世纪气象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lj623
收起左侧

[文化风俗] 一些出乎大家意料的事情,不断更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0-2 23:18 | 显示全部楼层
反射率降低是升温的,入比出多就行了。
另外一般所指反射率低指的是可见光波段,,与红外波段没有直接关系。
一个极端的例子便是冰雪,冰雪在可见光波段反射率极低,但是在红外波段近乎黑体。

反射率降低是降温的,长波辐射。LJ受到60年代西方某个降水实验的影响,思路弄反了 :lol
  
蒋高明那个实验我记得是从分子碳入手来设计实验的,好像是得出3年还是5年后气温升高的结论,不过3年能说明什么?单单活 ...
象神 发表于 2010-8-27 19:52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0-10-3 00:49 | 显示全部楼层
11# steal
呵呵,“反射率降低是降温的,长波辐射”这话是承接上面的森林、气温、固化碳话题的,详细表述的话,是:

相对于裸表或草地,成型森林的反射率降低,但是长波辐射也降低,所以降温。用专业术语的话,是:反照率降低,气温降低。

这不是简单的收支出入问题,除了反照率,至少还涉及固化碳和分子碳,所以至今是没有结论的。
  
冰雪致冷,也不是简单的红外辐射一个点可以概括的。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0-10-10 12:03 | 显示全部楼层
6:封建时期很专制,实际上唐宋也许比现在还民主。

强烈不赞同这种说法~没有经历过唐朝宋朝的人没有资格去说这种话~
发表于 2010-10-11 19:45 | 显示全部楼层
6:封建时期很专制,实际上唐宋也许比现在还民主。

强烈不赞同这种说法~没有经历过唐朝宋朝的人没有资格去说这种话~
爱我海坛 发表于 2010-10-10 12:03

呵呵,求实是肯定的。

但是,不是“没有经历过唐朝宋朝的人没有资格去说这种话”,这样的话,什么东西都不用探索传承,永远在原始森林徘徊。

所以,历史是不可以涂鸦的,那将严重危害人类文明的探索和发展。

至于唐朝初期,是非常民主的,采用的是分权“群相”制,不只是刑可上大夫,而且刑可上君主,并且历史记载,象征性的实施过。魏征不是偶然,而是当时的社会氛围的产物——不敢对上级和君主的意见,提出自己正当的见解和建议,在当时认为约等于废物。

至于宋,比较复杂,不好评价。杯酒释兵权是一种技巧,但是个人认为反映了皇族系统判断能力的基因缺陷(所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也可以称为“以人为本”),貌似跟后来文明高度发达时的“文官武职”是有一定联系的。
  
希望上述发言对现代学子,特别是方舟子一族有所启发,有破有立才是完整人格。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0-10-12 12:57 | 显示全部楼层
但是这种民主与现在这种普遍性对于民主仍然有一定的差别,那种民主无非是“政府内部治理严明,皇帝开明”,与现在的民主的普遍意义有着相当差别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0-10-12 15:23 | 显示全部楼层
14# 雪中红


有破有立个人看没有这么简单,要破容易,国内可破的东西多了,千疮百孔都不为过,要立似乎比较难,TC永远冲不破高压坝。
发表于 2010-10-12 20:28 | 显示全部楼层
15# 爱我海坛
现在世界,特别在西方,21世纪以来还有一种广泛讨论并已经获得普遍认可的话题:腐败的民主与廉明的独裁。
发表于 2010-10-12 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16# iceperple
或许从季风区物种普遍特色来看,相当无奈。
  
其实,就算住在忽冷忽热的住宅,对身体发育和思维发育也是非常不利的。
   
古人也隐约观察到季风区人种思维的极端性,所以一直强调“中庸”,强调“天时、地利、人和”。
  
“中庸”就两个字,覆盖了几乎所有的自然规律,覆盖了季风区人种的素养修身,也覆盖了普遍适用的科学探索与辩论方法。
  
在国内推翻封建的“大炮”年代,未经求证被扭曲为无为或封建而“大炮”掉。
  
就像食物中毒的结论,变成吃下去的东西统统有毒。
发表于 2010-10-13 00:39 | 显示全部楼层
21世纪以来还有一种广泛讨论并已经获得普遍认可的话题:腐败的民主与廉明的独裁。
雪中红 发表于 2010-10-12 20:28

腐败的民主:y7菲国这个案例不知道够不够典型
发表于 2010-10-13 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顾准:
我们说西欧民主渊源于希腊民主是对的,但是说希腊政治除民主潮流而外没有别的潮流就不对了。希腊政治史和希腊政治思想史一样有两大潮流汹涌其间:雅典民主的传统,和斯巴达“民主集体主义,集体英雄主义……”的传统。雅典民主是从原始王政经过寡头政体、僭主政体而发展起来的,斯巴达传统则始终停留在寡头政体的水平上。

如果说雅典民主引起了世世代代民主主义者的仰慕,那么,必须承认,斯巴达精神也是后代仰幕的对象。它的尚武精神,它的平等人公社,它的看来是“共产主义”的平等主义的生活方式,都使得她在古典希腊时代的政治生活中起重要的以至支配的作用——她在希波战争中是战胜波斯帝国的重大因素,在伯罗奔尼撤战争中打败了雅典同盟。此外,虽然斯巴达没有出过一个哲学家,也不知道她出了什么艺术家,古希腊哲学家中的巨头柏拉图,却是斯巴达政制和斯巴达精神的热烈的崇拜者——他的《共和国》就是斯巴达体系的理想化。

我对斯巴达体系怀有复杂矛盾的感情。平等主义,斗争精神,民主集体主义,我亲身经历过这样的生活,我深深体会,这是艰难环境下打倒压迫者的革命运动所不可缺少的。但是,斯巴达本身的历史表明,藉寡头政体、严酷纪律来长期维持的这种平等主义、尚武精神和集体主义,其结果必然是形式主义和伪善,是堂皇的外观和腐败的内容,是金玉其外而败絮其中;相反,还因为它必定要“砍掉长得过高的谷穗”,必定要使一片田地的谷子长得一般齐——它又精心选种,不断向上,却相反要高的向低的看齐——所以,斯巴达除掉历史的声名而外,它自己在文化和学术上什么也没有留下,甚至歌颂它的伟大的著作,还要雅典人来写。当然,我这里说的是感情;至于严肃的分析,经过多年探索之后已经解决了,也已经懂得怎样来分析我自己的矛盾的感情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世纪气象云 | | | 关于我们

GMT+8, 2021-9-27 12:19 , Processed in 0.032499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