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气象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yz0330
收起左侧

[学习交流] 原创恶搞小说:NA岛命案(已全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3-1 19:53 | 显示全部楼层
猜错了。。。。。我还以为第二个牺牲者是欧德西:y10
发表于 2009-3-1 20:14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完了第11节,已经1.7W字……

高潮即将来临。不过下面还将按部就班地更新第8节,小意外会出现。
 楼主| 发表于 2009-3-1 20:19 | 显示全部楼层
8.嫌疑犯锁定和两个新的遇害者(The Suspect and The more two Deaths)

大家都无话可说。西卡达果然死了,只是没想到还见到了Zombie老大。竟然以这样的方式“重逢”,大家都始料不及。


验尸官还是只能由“法医”达特茅斯来充当。“很不幸,”他说道,“冻蝉君还是被割喉致死。应该是死后被移尸到冰窖的。凶手显然熟知这一个秘道和冰窖,只是他隐瞒了没有告诉大家。”欧德西冷冷地看着我,说道:“换句话说,知道这个秘道和冰窖的人,即使不是凶手,也一定是凶手的同谋。”众人的眼光都朝我而来,仿佛就是在检视着杀人犯一样。

“喂喂!”我强辩道,“不管怎么说,我都不是凶手!——我心知肚明。昨天我才对西卡达说了气话,被凶手听了,结果他被杀了而我被陷害!!我们不是玩过N把杀人游戏,有这样的情节么?!再说,让大家知道这个岛上有冰的也是我,如果我是凶手我会自己说出来么?!”


“你未必不是。”欧德西冷冰冰地说道,“不管怎么说你嫌疑最大。现实世界不同于推理世界,往往最大的嫌疑犯正是凶手——不过也有例外。现在不能断定。可是,如果说这还是杀人游戏的话,我敢说一旦表决你一定会被处死。”说着他像还在杀人游戏中那样举起了手。除了我之外,其他七个人竟然也都举手投票赞同。我哀叹道:“这次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咦?”达特茅斯突然说,“奇怪!Zombie老大竟然是病死的!!”


“……”众人不知该说什么话好。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真是越来越奇怪了。”达特茅斯说。

不过不管怎么说,大家都警惕地针对着我这个最大的“嫌疑犯”。我的任何申诉都是无效的,舍斯第云的一句“不要再死人了”激起了大多数人的共鸣,而我这个“嫌疑犯”被锁定,任何时候都会被监视,连自己的行李和房门钥匙都不能保留,只被人道地供给些许可以入口的食物。

按照“英明神武”(我呸)的欧德西君的建议,晚上轮流值班,上半夜和下半夜分别要有两个人一起值班,坐在我的房门前监视我,不得玩忽职守。之所以要两个人监视,也是以防万一,毕竟两个人一起力量更大。

舍斯第云和Len Len主动承担上半夜的轮值,而欧德西和达特茅斯将在下半夜接班。如果这个晚上什么事情都没发生,那我的嫌疑就更大了,只怕越来越洗不清了。


我悲愤地躺在床上,不住咒骂。激愤了很久,算了,我便迷迷糊糊睡去,也不知道入睡的时候是在几时。

凌晨2点。这个晚上还是月黑风高,当欧德西先过来准备接班的时候,看到了打着哈欠的舍斯第云,却不见Len Len


他赶忙问舍斯第云,舍斯第云很不在意地说:“这个死猪头Len,真是的,一开始自告奋勇来值班,结果瞌睡连连,声称回去睡了,真不够意思。不过安啦,我一直监视着,什么情况都没有发生。不信你进房间看看,他在睡觉。”说着把钥匙交给欧德西,又是一个哈欠,回房歇息去也。


欧德西用钥匙开门一看,确认了我确实在床上,于是出去了。当然,这个时候我睡得正沉着。

欧德西刚出门,就见到了达特茅斯。于是两人继续守夜。我的房前的烛光一直照到天亮。

在这个第三夜的深夜里,某个人的阴影在暗夜中,心里头哈哈大笑。

天亮了。8点钟一到,欧德西便叫大家起床集合,看看昨夜的情况。我第一个被叫醒,心里满不是滋味地等候集合。然而,叫了很久,集合的人数都只有七个人。大家的心里头都暗自震惊,这次又少了两人!!!!

舍斯第云急道:“上半夜Len Len还好好的呀!一直到欧德西你来接班前大概一个小时,他才顶不住先去睡的!!我值班的时候一直盯着某君的房门,而且不时去确认他是否在床上,他一直没离开!”


欧德西脸色铁青,说道:“难道真的错了?!”

这可不是儿戏,还是依样画葫芦,叠罗汉上窗户看Len Len和另一个没有来的皮格君的房内的情况。可惜这次再没有Len Len了。舍斯第云踩着欧德西的肩膀,却还是不够高,看不清房中情况,于是Waiz自告奋勇地上去,报告Len Len房中无人。然后是皮格的房间,这次的消息似乎不坏,但是也不见得好:皮格在房里,在床上面。可是,怎么叫都叫不醒他。


PS:下面是华丽的预告2:第9节“震撼的继续”

[ 本帖最后由 yz0330 于 2009-3-2 16:26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9-3-1 21:58 | 显示全部楼层
9.震撼的继续(Shaking Continuing)

虽然Len Len失踪,显然凶多吉少,但是不管怎么说,都还是得先看看能否救出起码可以见到人的皮格。见鬼的是钥匙只有一份,我们只得再次破门。花了不少工夫才总算破门,“见鬼的石头门!”西西杰埃勒、西西米米兄弟咒骂道。大家冲了进去。欧德西呼喊着,“皮格,皮格!!”他很激动,“快醒醒,快醒醒!”几乎都要哭出来了。达特茅斯上前检查,没多久摇了摇头:“没救了。死透了。”欧德西扑在皮格的尸体上,失声痛哭:“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真没想到,真没想到……”


所有人都心头沉重,连我都不禁心头默哀。见鬼的凶手,到底是谁?!

舍斯第云吼道:“还有一个Len Len!先找到他!!”一言惊醒众人,又是一番忙碌的搜索。这次从馆子里面先入手,冰窖也进去找了,一无所获。然后是屋外,众人几乎都快要将林子给砍了,也还是见不到人。忙活了老半天,最后西西米米尖叫道:“在这里!在下面!!”他站在海角之石上面,指着悬崖下面。


所有人,连同有恐高症的我都一齐扑向崖边。崖下……

大家都发疯了似的绕道跑到崖下的沙滩,也不管裤子被海浪冲湿。争先恐后奔到崖下,只见境况惨不忍睹。我几乎要呕吐出来。舍斯第云狠狠地一拳捶向沙滩,满眼通红,怒气冲冲地瞪着所有人,包括我。好像有谁想起那一刻Len Len意气风发的说话:“按照武侠小说的套路,掉下去还是能生还的,只要你是主角。”现在音容宛在,不禁失声痛哭。悲惨悲伤的情绪弥漫到整个人群,所有人都在哭泣,哭倒在这片沙滩之上。


达特茅斯哭着上前,忍着悲伤,检查尸体。突然,他像被触电了一样吼道:“他不是摔死的!!!!”

所有人都愕然。达特茅斯指着模糊但是还勉强可辨的地方,说:“这是勒痕。他是被勒死之后,被凶手推落悬崖的!!”他神情激动,声音像吼出来的一样。

震惊。所有人都震惊。竟有如此凶残的凶手!!

突然,Waiz指着一样东西说道:“这是什么?!”


所有的人的眼光都聚焦到他所指的地方。那是一具残骸——不过不是人的。一具摔得粉碎的飞机模型的残骸。所有人的心中都闪过一个名词,几乎异口同声地说道:“空难!!凶手想要表示,‘空难Len’!!”


原来,Len Len曾经迷过空难视频,并得意洋洋地自诩“空难Len”!


舍斯第云暴怒,冲上来对准我就是一阵猛抽。我被抽得有些七荤八素。欧德西上前拉住舍斯第云,喝道:“不是他!!”舍斯第云愣住,瞪着欧德西,眼睛血红。欧德西说:“你们守上半夜,我和达特茅斯守下半夜,这家伙不是一直在房间里么?!”舍斯第云呆住,然后“哇”的一声痛哭,说道:“天杀的凶手!”

众人将Len Len的遗骸抬上悬崖,觉得过于残酷,最后决定还是就地埋了。“入土为安吧。”某个人心里说道。


众人之间陷入了僵滞的死局,相互之间猜忌之心大增。已经死了四个人,四个活生生的人,自己曾经的伙伴,而凶手看来就在幸存的七个人当中。Zombie老大确认已经病死,不可能是凶手了,既然没有外来的疑凶,自然……


达特茅斯缓过神来,给皮格君验尸。然后确认,“他是中毒的。有人在他的安眠药里面下了毒,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下的。不过我想一定是在船上,大家都还没有戒心的时候。”

所有人的心头都在想:“猪(Pig)是怎么死的?睡死的……”可是现在,这个玩笑过于残酷,这个幽默过于黑色。有人不禁恐怖地想着,“下来如果轮到我,我会是什么惨状??”


我这个“嫌疑犯”不可能作案。破案陷入僵局,各人的自保之心大盛,说不定就是最坏的情况,除了自己之外所有人都有问题!每个人都朝不保夕的样子,我们能撑到十天期满有来船救济么?

是夜没有人再提守夜之事,早早的各自紧闭房门,牢牢上锁。我也“有幸”拿回了自己的钥匙。唉。


明天的早晨八点,还能有七个人集合么?我悲惨地想着。很可能不到七个人了吧。只是不曾想,事实还是给我一个更大的冲击。

[ 本帖最后由 yz0330 于 2009-3-2 14:07 编辑 ]
发表于 2009-3-1 22:24 | 显示全部楼层
已经接近完稿。我会争取今晚完成全篇。目前已有13节多,估计15节即可结果。

存稿2W多字,不过已发了大半了。完成全篇后将发出第10节,剩下的内容将在明天发出。

全部发出之后,将开始编辑整修工作。
发表于 2009-3-1 22:50 | 显示全部楼层
猜活着3个人
“我”、达特茅斯、Waiz
其余全挂
 楼主| 发表于 2009-3-1 22:52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威尼斯0519 于 2009-3-1 22:50 发表
猜活着3个人
“我”、达特茅斯、Waiz
其余全挂


哦?那么凶手是谁呢?:y28
明天就能揭晓了,耐着性子等等看吧。
发表于 2009-3-1 23:0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和铃铃在一个晚上去了,也算是值得安慰的一件事情了:y11
 楼主| 发表于 2009-3-1 23:31 | 显示全部楼层
10.三个牺牲者(Three Deaths)

第五天早晨。我们的表都是8点13分。我、欧德西、Waiz、舍斯第云都是大眼瞪小眼,非常震惊。谁都没有想到,第四夜好像又去了三个人。不过,只有两个房间需要查看——西西杰埃勒、西西米米兄弟是共用一个房间的。


出乎意料,从窗子里往里面看,Waiz的报告竟然是人都还在屋子里,可是怎么叫都不醒。没办法,又是得破门。四个人花了极大的力气,终于破掉了两个门。算起来,这是第三第四个被破掉的石头门了。我们都在咒骂这见鬼的馆子,见鬼的石头门。


西西杰埃勒、西西米米兄弟的房间里,两个人的表情都是错愕,眼睛还大大张着,似乎还停留在死前不敢相信即将死去的模样。不用多看,即便不是专业医学系出身,我都知道两个人已经没有任何生气。

而达特茅斯,这个法医也死了,被勒死的。惟一可以证明的一点仅仅是,他不可能是凶手了。剩下的凶手,就在剩下来的人里头。到底是貌似侦探的欧德西,还是此刻我看来高深莫测的Waiz,或者会是舍斯第云??


“一切都有可能。”我喃喃说道,“凶手一定在这里面。”我突然想起了那次在船上的杀人游戏,杀手不正是根本就不像是杀手的欧德西和舍斯第云么?!

如果按照杀人游戏,而这两个人都是杀手的话,他们已经赢了。剩下的平民或警察的人数和他们齐平。下一个黑夜,第二个白天,将只剩下他们两个杀手。果真如此么??

四个人之间的猜忌越来越重,仿若是一个死局。法医死了,不过昨夜牺牲的三个人是怎么死的基本可以清楚。达特茅斯直观上看就知道是被勒死的。而西西杰埃勒、西西米米大概是被毒死的,很猛烈的剧毒。

我们四个人围坐在大厅了,相互敌视。好半会,还是欧德西打破沉寂:“这事真是蹊跷……”

我说道:“反正我不是凶手,我的嫌疑洗清了。”

舍斯第云哼地一声:“只怕未必。说不定有两个甚至三个杀手。”

欧德西说:“反正我们四个人之中,必定有一个是凶手。而且看样子,他是想把人都杀光才后快。真是变态啊。”

Waiz说:“现在我们还是分析一下吧,大家一齐推理。哪个说话露出破绽,哪个就是凶手。”


我们三个人看着他。他扬扬眉毛:“怎么说,不敢?”

激将法顿时让大家都没来由地暴怒,于是赞同提议。

“首先是鄂斯君的死。”欧德西说,“凶手是埋伏在厕所中的。一般而言,应该无法预知某个人会在某个特定时刻去上厕所……”

Waiz接道:“而且,如果整个晚上都没人如厕,凶手就白等了。这是‘守株待兔’,如果兔子不来,未必有效果。”


舍斯第云接道:“没错。不过这样被识破的可能性很低。如果有两个人以上来上厕所,凶手可以辩解自己是第一个来的。后来者当时还不会想到要搜凶手的身。”

我汗,几乎无话可说。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么说,凶手第一晚是准备无差别杀人了。”

欧德西说:“是的。这样一来,谁都有作案可能。只是从凶手杀了鄂斯之后作出的移尸举动,以及后来的作为,好像是刻意要营造按照某种特定手法杀死某人一样。可证这个凶手早有杀心。”

Waiz接道:“现在的问题是,一开始打算无差别杀人,但是第二个选择要杀的却是西卡达,是确定的目标。如果凶手就是某君,则动机明显,不过好像有点过了,好像反倒要暴露自己一般。”


舍斯第云接道:“如果是其他人是凶手,那么则是栽赃。不过话说回来,凶手是怎么杀掉西卡达的呢?”

我无语。下来大家也都沉寂了。对啊,凶手是怎么杀掉西卡达并移尸到冰窖的?

凶手当然知道那个冰窖,多半也知道Zombie老大一早已经病死了。可能把Zombie老大放入冰窖的就是凶手。也可以推敲,凶手在所有人到来前曾一个人来过这个岛屿,并知道Zombie的死,并以此设局引诱大家赴岛。只是这个凶手的动机暧昧不明,不过现在已经不是考虑问题了。管他什么动机,他的意图就是要将所有人置之死地。这个是攸关生死存亡的严重问题,必须把他揪出来。


这个逻辑环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另一端出现问题了:凶手杀鄂斯是埋伏式的无差别暗杀,可是他又是怎么杀掉西卡达的呢??

[ 本帖最后由 yz0330 于 2009-3-2 14:14 编辑 ]
发表于 2009-3-1 23:33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完稿了,不过被催去睡。今天到底为止,明天能够贴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世纪气象云 | | | 关于我们

GMT+8, 2021-6-22 19:11 , Processed in 0.029154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