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气象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yz0330
收起左侧

[学习交流] 原创恶搞小说:NA岛命案(已全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3-1 15:09 | 显示全部楼层
维尼熊应该活着
 楼主| 发表于 2009-3-1 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5.发现和“侦探”的推断(Discovery and Inference)

这岛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悬崖上一目了然,藏不了人;比较大的可能是小林子,大家不约而同地齐齐奔往那里。没有花费太多工夫,意想之中的情况发生了。虽然已在意想之中,但是还是有人不禁尖叫——鄂斯的身体,或者说尸体,在林子的中央被发现了。

所有人都没工夫默哀。大家都清楚地看到,尸体倒着的方向朝着大家来的方向。看不到头,因为只有头部被埋在泥土里。不过从衣服来看,基本上大家都断定这个就是鄂斯。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一贯好像很大胆也很喜欢开玩笑的皮格颤声说道,“为什么他会死在这里,头还埋着???”

沉默。大家都在沉默。好半刻,欧德西和达特茅斯上前查看。达特茅斯摇着头说道:“真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真没想到。”他们将尸体被埋在泥土里的头挖出来,这是一个新近才挖的小坑。看看头,果然是鄂斯。达特茅斯仔细检查了尸体——作为这里最权威的医学系出身的人,只有他最适宜充当法医——然后非常确定地说:“被割喉。直接致死。”

虽然只有七个字的简短话语,但是大家都觉得毛骨悚然。

欧德西冷着脸,问:“凶器呢?”达特茅斯摇头,说道:“虽然是第一次验尸,但是问我凶器,我也只能像一般法医那样回答:‘是一把很锋利的刀’。至于刀在哪里,我怎么知道?”


欧德西转过头来对大家说:“现在大家必须一起行动!!这是真正的案件,不再是杀人游戏了!!鄂斯被杀了!!!”他有点激动,接着说:“大家必须搜遍全岛,一寸一寸地搜!必须把凶器给找出来,不然凶手还可能用它行凶!!”

众人都深感恐惧。不用他再动员,我们一齐疯狂地在小林子里到处搜索,希望将凶器找出来——当然,没有一个人可以不在其他人的监视之下。只有鄂斯不用——作为尸体,他不必监视其他人了,也不必再受其他人监视,只是不能像杀人游戏中那样,在下来的环节中能够睁开眼睛,看清楚谁是凶手了。

“岛上竟然真有蚂蚁。”我自我解嘲地想道,“可惜这次会被我们踩死不少……可是到头来会不会我们反倒都成为它们的食物呢?”越想越怕,不禁颤抖起来。

搜寻的结果非常简单:林子里除了尸体、泥土和树,还有蚂蚁和一些不知名的昆虫之外,连蜘蛛都没有,更不用说凶器了。

不在林子中,至少凶器不在林子中。又在欧德西的组织下,大家搜遍了全岛其他地方,毫无发现。光是繁琐的搜索,就花去了四五个小时的时间。等到大家都感觉到饥饿的时候,早已经是午后了。也难为大家在烈日曝晒之下辛苦,都已累得很了。

“看来凶器不在外头,”欧德西的声音很沙哑,“搜索也确认了外头藏不住人。那么……”

大家目目相觑,心里各自想象着。

欧德西叹了口气:“鄂斯的钥匙就在他尸体身上。大家先把他移灵到他房间里安歇吧。然后先吃下东西,我们应该都累得很了。”

虽然食不下咽,但是也只能凑合着吃。突然出现的莫大的心理压力,沉甸甸地压在每个人的心头。鄂斯被放置在自己的床上。门关上,钥匙插在锁上。

勉强吃完,大家围在一起,一时无话。好久,欧德西才打破沉寂:“请大家注意,这绝非杀人游戏,而是现实。鄂斯被杀了,不是自杀,是被割喉。也就是说一定有凶手。外头藏不住人,所以只有两种可能——”他顿了顿,所有人都静静地听着他,“要么,凶手就在我们当中,要么,凶手藏在岛上这个馆子里的某个密室……”

“哇——”Len Len大叫道,“天哪!这……这太……”


欧德西继续说:“鄂斯应该不是在自己的房间里遇害的,钥匙就在他身上;但也应该不是在外头遇害的,我们在外头,什么痕迹都没找到。”突然他灵光一闪,说道:“难道……”

他带着大家一齐去公厕。果然,在那里,发现了喷出的血迹的残余。虽然曾经被清理过,但是仔细一看,看得出痕迹。


大家相互看了一下,明白了这里就是案发现场。

[ 本帖最后由 yz0330 于 2009-3-2 18:35 编辑 ]
发表于 2009-3-1 16:1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就是凶手,因为晚上梦游,都是在晚上无意识中杀人的;y8
 楼主| 发表于 2009-3-1 16:16 | 显示全部楼层
:y5 你们就随便猜想吧,不过我敢保证能让多数人或者所有人或多或少有强烈的意外的。
发表于 2009-3-1 17:06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写第9节,发现自己现在异常冷血,这么恐怖的文字居然也写得出……

本篇慎读。如有血腥场面,请做好心理承受准备。再次声明,本篇纯属恶搞,毫无恶意。

唉,为什么我选择这样的构思大纲呢?已经回天乏术了。

稍后更新第6节。
 楼主| 发表于 2009-3-1 17:10 | 显示全部楼层
6.讨论和第二个牺牲者(Discussion and Second Death)

欧德西说:“是时候再检查这个馆子了——可是天快黑了。”他沉着脸,说着:“现在先理顺一下大致的情况。鄂斯应该是昨晚想上厕所,结果被埋伏在厕所里的凶手用一把锋利的刀割喉致死。然后凶手处理了现场,然后移尸到外面的林子里。凶器现在还没找到,多半还在这个馆子里的某处地方。凶手没动鄂斯的钥匙——或者也可能,动用过之后放了回去。但是,为什么他一定要将鄂斯拉到外面去呢?而且,头还埋在土里??”

大家沉默。好一会儿,Waiz打破沉默,说:“我有个可能不是很对头的想法,但是不妨一说。鄂斯,不就是earth么?这个词的汉语意思,一个是地球,还有一个就是‘泥土’……”


每个人仿佛都陡然一颤。舍斯第云说:“难怪……鄂斯的头埋在泥土里,好像死在土里一样……其实是先被杀,然后被埋。可是,这又有什么含义呢?!凶手为什么这么做?!”

没有人回答(废话)。我却不由想起了几个字“童谣杀人”。虽然套路不完全一致,可是差不多。那么,难道……我突然想起了某部小说的名字,不寒而栗。

欧德西接着分析道:“凶手和凶器各有两种可能。凶手要么就在我们当中,要么可能藏在这个馆子里的某间密室里面伺机出没。我宁可相信第二种可能,但是第一种可能还是不能不防。大家要提起十二分精神注意了!而凶器——要么是在这个馆子里,要么是凶手将它扔到海里——这样的话凶器就消失了。我还是宁可相信第二种可能,但是还是不得不防……”

“废话。”某个人暗自心道。“不过确实,这个‘侦探’表现还中规中矩。”

Zombie老大,哦不,Zombie不在。可能他就是躲在岛上的凶手——虽然难以置信,但是未必不可能。最熟悉这个岛的就是他,而且这个馆子里确实可能有密室。如果一开始他就藏了坏心,邀请我们过来一个一个杀掉,那我们就很危险。但是,也不排除Zombie可能确实已经死了。不管怎么说,邀请我们上岛的人最有嫌疑,可是,现在我们不知道邀请我们的真正人物到底是谁。我想问下,大家是怎么接到邀请的?”


七嘴八舌地回答,但是答案高度统一——通过电子邮件邀请,并明确列出被邀请的人的名单,说好时间、地点、搭乘的渡船。邮件都是来自Zombie老大的邮箱——当然,那个时候到底是谁发来的邮件,不得而知。


“总之,要小心。船回来还有九天,大家一定要格外注意。现在我们是否要仔细搜索一下这个馆子?虽然天要黑了,这里没电只能点蜡烛搜。”

舍斯第云打断道:“可是,完全有可能——凶手就是我们当中的某个。我们还是讨论一下谁的嫌疑最大。”

到岛上之后一直没怎么说话的西卡达居然第一个发言,还是一如在船上玩杀人游戏的时候一样,直接指我说道:“一定是某君!他可能性最大!他曾经说过,‘如果……’”

我大怒地打断他,说道:“如果我是凶手,第一个要杀的人就是你!!”

舍斯第云多半也没想到他的说话会引起如此滑稽的现象吧。也许是想发泄来舒缓压力,仿佛还是在一个杀人游戏当中一样,大家互相发言指责人群中谁有可能,差点就要像杀人游戏一样举手投票表决处死某个人了。与杀人游戏不同,这次大家是不住发言,压根没有遵守什么发言顺序和只能发言一次的规则。一时间乱作一团。

讨论无法继续。天色已黑,第二个暗夜降临。我突然才发觉,原来昨夜是新月月相,难怪那么黑暗。不过今天算是初二,也还是很黑,月亮只有一丁点儿光亮。

搜查馆子的计划就这么搁置,大家只好准备等到明天白天再进行。不过这次大家吸取了教训,约定翌日早晨八点起床,相互叫醒大家,以免再到很晚才发现有事情发生。

大家散去,各自回房。大家都紧锁房门,而心灵也已经加了一层枷锁。


某个人隐没在黑暗之中,想道:“第二个目标,就是他了。”

[ 本帖最后由 yz0330 于 2009-3-2 12:30 编辑 ]
发表于 2009-3-1 17:19 | 显示全部楼层
据说维尼熊在现实生活中游泳还是马马虎虎的
所以,要是真挂了,那就一定是炸死的……
h:20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09-3-1 17:41 | 显示全部楼层
竟然是我第一个死!要求复活!可恶的李莉莉!!:y35
 楼主| 发表于 2009-3-1 17:54 | 显示全部楼层
嘿嘿,要是复活的话就不合常理了。再说,悬疑小说中,如果有人假死复活,则他一定是凶手。

哇哈哈哈哈……:y15 :y4 :y5
 楼主| 发表于 2009-3-1 18:16 | 显示全部楼层
7.搜馆(Searching)

暗夜仿佛平淡无奇地过去,这次应该没有事情发生了吧。谁曾想,昨晚的“今晨八点集合”的约定,已经有一个人不能遵守了。

在好容易聚了九个人之后,大家发现有一个人始终没叫醒。然后是像昨天一样的情况,Len Len踩着欧德西的肩膀看看那个人的房里,仿佛昨日的重演一样,里头没人。


看到其他人怀疑的眼神聚焦在我的身上,我急道:“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昨晚说要杀他,完全是一时气话啊!!这是栽赃,这是陷害!!”

没错,不见了的人,是西卡达(Cicada)。


欧德西冷冷地说:“还不确定人有没有死呢。死要见尸。”

在他的命令下,包括我(在大家的监视下),一齐先到外头粗略地搜索了一遍。其实似乎没有多少必要了,外头藏不住人。我们粗略检索一番之后,马上确定外头一个人都没有;连海角之石下面的崖底沙滩都望过,什么都没有。

只能是在房间之中了。考虑到从房子的窗户窥探会有死角,大家决定破门而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门开了。里头——确实没有人,除非他是隐形人。

鄂斯的临时停尸房也被搜了,什么都没有。

每个活人的房间也都搜了,自然没藏人。

厕所、厨房、大厅一目了然。最后剩下Zombie老大的主人住房。


看到棺材,大家都有点发毛。不会人(尸)就被藏在里面吧?可是这个石棺板很重,即便是最壮的欧德西和Len Len,也要合力才扛得起的啊。


欧德西和Len Len第二次请开棺板。里面空空如也,好像和第一次开棺的时候完全一样。


奇怪了,西卡达哪去了?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啊!怎么说也不可能突然人间蒸发的啊!!

大家神色凝重,这个时候已经是接近中午了。在欧德西的提议下,大家还是先填饱肚子再说,然后再商议下一步的动作。

众人这次分成两组了,一组到外面再次仔细搜索,可是没花多少力气就确认,确实外头没有人,也没有任何发现;随后该组加入到馆子中的众人,一齐仔细搜馆。大家的行李都被仔细搜查,当然没有发现任何刀具等可作凶器的东西——不过话说回来,凶手不可能笨到直到现在还将凶器藏在自己的行李里面。每个房间,包括鄂斯的和被破门的西卡达的房间,都被仔细搜查有没有密道和机关。可是所有的努力仿佛都是徒劳的,什么都没有发现,石头做的馆子,能有机关么?

搜查的行动让所有人的身心俱疲。最后,甚至大家都觉得会不会有人趁着大家一齐行动的时候故意和大家躲着猫猫玩。于是分成两组,一组机动巡游,另一组搜查;过一段时间就轮换,这样也好休息。我始终在别人的监视之下,一举一动几乎都被盯得紧紧的,包括如厕。

最后包括主人Zombie的房子都仔细搜查了一下,没有什么好的发现。


“见鬼了,怎么回事?!”舍斯第云说,“死了一个,失踪一个……不,或许是两个,包括Zombie老大。再有,TNND到底凶手是什么动机?!至少有一个凶手的!!”


皮格瞪着我说道:“某君,到底为什么你要杀了他们?!”我急忙争辩,差点又要吵了起来。这个时候一整天几乎耗去了,又已是傍晚。

Waiz吼道:“别吵了!!先想想看,西卡达如果已经死了,现在到底会在哪里?!沉海??还有,他是怎么被杀的??”


大家沉默。这个屋子好像真有灵异一样,似乎总有个隐形人在向大家窥探。所有人心里都在发毛——当然,除了某个人。

突然,欧德西说:“大家还记得鄂斯是怎么死的么?死后被埋在土里,寓示他是‘earth’;那么,Cicada(蝉)会怎么死呢?”


大家不约而同地想道:“冬风半夜冻蝉”。冻死的?见鬼,这可是炎热的夏天!!再说,要冻死起码得有冰吧,这里哪来……

“等等!”我突然叫道,“我记起来了!!我到这里来的时候,Zombie老大曾经请我吃过冰饮的!!那时候也是夏天!!”


一股闪光在所有人头脑中显现。这里没有电,没有冰箱——就算有也是摆设;这里交通不便,虽然可以避暑,但是夏天怎么保存冰呢?!——答案只有:冰窖!!

这里有冰窖!!可是我们都不知道它在哪里。这一定就是所谓的密室了!冰窖一般是在地下室,所以有机关的话一定在地下!

大家一下子来动力了。不过还是一番波折,一直弄到天黑,才由舍斯第云惊喜地在棺材内板处发现了机关。“喀拉喀拉”的声音传来,一个暗门开了,通向地下的楼梯出现。欧德西和Len Len以及达特茅斯、舍斯第云一齐下去。结果有了惊人的发现——


发现了第二个牺牲者的尸体,还有Zombie老大的冰冷的僵硬的尸体!!

[ 本帖最后由 yz0330 于 2009-3-2 13:39 编辑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世纪气象云 | | | 关于我们

GMT+8, 2021-6-22 18:21 , Processed in 0.03032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