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气象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388|回复: 6
收起左侧

[其他分类] 冷、热、旱、涝、雨、雪无常,是天灾?还是人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3-6 21: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冷、热、旱、涝、雨、雪无常,是天灾?还是人祸?

                                                            ——山西日报记者田九星访谈实录
-

田九星:卜平您好。在见您之前,就曾了解到您的研究所至今还是国家未拨一分钱科研经费的属自办民间的研究所,且名字很怪,字数多,很多人读不懂,能在开篇之前,先介绍一下您的研究所的来历,当然还有名称的来历,和您创办的初衷吗?
  
王卜平:成立“天一气象气候环境改善应用技术研究所”之前,我已对气象气候包括极端气象气候的成因进行了多年研究。2000年前后,所有成果就都出来了,藉于当时我是警察并还在职,也只就是想将我的研究成果随便交给国家的哪个科研机构,只要于国于民有利就得了。想不到游说两年竟没人理睬,一赌气2003年就提前内退了,2004年开办了这个研究所。
   我开研究所犹如开了个家庭小饭店,一人主厨但不是开了店才学炒菜,是开店前就会炒菜,并且炒一手好菜。之所以炒得好,这是緣于我知道什么样的菜用什么样的方法将它变为美味佳肴。也就是说我从研究气象气候的成因入手,推翻了传统学术理论对各种气象气候现象的成因定论后,自然也就有相应的应用技术产生出来。
   “天一气象气候环境改善应用技术研究所”的“天一”两字取于周易之易的“河图洛书”中的“天一生水,地六成之”。研究气象,说白了就是研究两样东西,一个是水,一个是空气,也就是研究一个主题——降水。没有降水,就没有生命;降水少了就干旱;降水多了就会发生洪涝。“天一生水,地六成之”八个字除了说明降水时天与地的关系之外,还说的就是降水过程中水与空气的宏观关系。当用我自己的降水微观物理过程理论客观的解释降水时,才发现中国古人早在几千年前就将降水过程中水与空气的关系盖棺定论了,而在科学技术如此发达的今天,我们的气象学家还在为风成雨的问题上不能自圆其说。
  “天一生水,地六成之”八个字所展示的岂止是中国古人精辟的哲学思想,更展示的是中国古人实事求是的科学精神!所以,取“天一”为我的研究所命名,主要体现的是对我们老祖宗的景仰与崇拜。
   气象与气候的现象的发生与发展,不是一成不变的。就像我国北方和西部的很多荒漠地带,把它们定义为“暖温带极干旱荒漠地带”,其实它们在几百或几千年前并不是我们今天的样子,把它们定成这样或那样的气候带只是近代的事,并不说明过去和未来。我们用黄河和长江做一个比较:黄河在唐朝以前还叫“大河”(至今黄河边上很多人还称黄河为“大河”),黄河水还是清的,唐朝及唐朝以后黄河才由几度变黄到彻底变黄,直至上世纪甚至变成“干河”,“大河”腹地终日与沙丘、戈壁相伴。黄河水由清变黄、由黄变干的过程中,黄河流域的气候也经历了由风调雨顺到大旱大涝、到最后持续干旱的过程,国力也随之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所以,风调雨顺的汉、隋、唐自然就成了中国历史上最富庶的朝代,其后随气候的恶变亦国力日下,后人有目共睹。而我们的长江水在上世纪80年代以前还是清的,长江流域基本上还算风调雨顺。在其后的90年代后随长江水的日益变黄,大旱大涝频发……。很明显,我们今天的长江在走昔日黄河的老路!谁能保证明天的南京、上海还能属“亚热带湿润地带”?谁能保证长江两岸边的沙丘不鳞次栉比?
   气象与气候的现象的发生与发展,是由地域内(请注意:是现象发生地域,没有传统理论说的那么大)自身气象气候环境因素决定的。它表现为天与地的各类环境的互动性,这种互动性的改变使气象与气候的现象的发生与发展迈向两个不同的极端方向,即良性循环和恶性循环。只要我们找到了他们的变化根源和变化机制,用先进的科学技术进行干预,使恶性的气象气候环境得以改善,使它尽快恢复到我们理想中的良性循环的轨道上来,使我们的气象气候状况达到“风调雨顺”的境界,这就是我办“天一气象气候环境改善应用技术研究所”的初衷,也是“天一”研究所的中心课题。虽然我知道“天一气象气候环境改善应用技术研究所”这个名字叫起来很绕口,但为了表明我与传统理论和研究领域的不同,还是这样起了,我相信总有一天人们会读懂它的。

田九星﹕近年来发生在我国南北区域气候失衡的旱涝不均,忽尔南方旱涝成灾,又忽北方:〝一冬无雪天藏玉〞,请解释一下我国近几年来“冷、热、旱、涝”无常的原因,是天灾?还是人祸?

王卜平:我想解释“冷、热、旱、涝”无常之前,不如先从它们的另一面谈起,这就是我们常说的“风调雨顺”。
   那么什么是“风调雨顺”呢?作为一种气候现象,学术界是怎样解释的呢?为此我问过很多人,当然也包括专业人士,遗憾的是没有一种解释能阐述出它的起因、过程、结果,更说不出它是怎样的一种客观规律。而中国古人对它的解释却非常简单,同样也只有四个字——“三日一雨”。再多六个字就是“三日一小雨,五日一大雨”,古人所说的“大雨”即我们今天所指的中雨。
   通过古人对“风调雨顺”的解释,我们就很明确的知道了规律性降水对气候的重要性,有了规律性的“三日一雨”,就会“冷”“热”有常,就不会有“旱”“涝”发生。自然古人在“风调雨顺”之后,又加上个“国泰民安”,其中“泰”字本身在笔画上就包含了“三天一水”的涵义。这样解释“泰”字,虽说有些牵强,但却不无道理。
   所以,我国今天面临的“冷、热、旱、涝”无常的天灾,其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三日一雨”的规律性降水丧失后带来的必然结果。而造成“规律性降水丧失”的原因却是人祸:是我国整个生态系统中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多样性遭人为破坏后引发的恶果。详细的解释这个破坏过程需要大量的篇幅,在这里就不一一表述了,我会在适当的时机发表出去。总之,人类本身要想得到大自然的尊重,不再受“天灾”的惩罚,我们就必须善待我们身边的每一种生命——不管它是哪一种生命形式。



[ 本帖最后由 德祷 于 2008-3-6 21:35 编辑 ]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08-3-6 21:27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田九星:令世界关注,国人情牵的南方雪灾,是人们常说的“冷空气南下”造成的吗?

  王卜平:其实空气就是空气,温度低的空气叫冷空气而已,没什么奇怪的,然而在当今气象学术中“冷空气”却被妖魔化了。“冷空气”一词是大家常在气象预报和气象资讯中听到的,“冷空气”活动的频率与强弱成了衡量我国南方及各地降水多少的指标。然而“冷空气”对降水真就那么重要吗?
   谁都知道,只有阴天才能下雨,天阴是因为天上有云。没有云,空气再冷老天也下不起雨来。在我国,影响我国降水的云系主要是自西向东而来,降水是云层内水、气对流的结果。你说他们把云层说成是“冷空气”吧,云层明明从西而来并非由北而来,可他偏偏在一有下雨之时就说我国南方的降水是由“冷空气南下”造成的,那么“冷空气”真能南下吗?
   随便一个中学生都知道:我国处在地球北纬西风带上,盛行的西风是我国大陆的主流风向,不可能会存在一种气流能穿越这个主流自北向南来影响南方的降水。说“冷空气南下”造成南方降水,就犹如有人说长江北岸的扬州的一片树叶飘进了长江,它竟然穿越长江漂到了南岸镇江一样滑稽可笑。
  “冷空气”既然它不是云,又不能穿越西风带主流气流南下,所以说那个神秘的“冷空气”只能是妖魔鬼怪了。
   实际上,造成我国这次南方冰雪灾害的主要原因是背风坡滞留性降水。滞留的云系长时间遮挡了太阳辐射对地面的增温,持续的降水(雪)又耗失了地面原来仅存的热量。如在夏季,这种滞留性降水会导致洪涝灾害的发生,在冬季会附加冰冻灾害发生。所以这次雨雪加冰冻给南方带来了巨大损失。
   俗话说:“迎风坡降水多,背风坡降水少”,而实际上能造成灾害的滞留性降水却都发生在背风坡上,这从全世界这类灾害发生的地理数据上就能说明这一点。这是由云系运行规律、降水特性、下垫面地理特征及大气环流等诸因素决定的。一句莫须有的“冷空气南下”就否定了背风坡滞留性降水的存在,就否认了云系运行规律、降水特性、下垫面地理特征及大气环流等诸因素对背风坡滞留性降水的影响,当然也就无从知道背风坡滞留性降水的发生、发展机制,也就不会有与之应对的方法,那就只有无奈的承受了。1998如此,2008还如此,将来呢?

田九星:北京市自2000年以来,曾多次发生早春“酷暑”,原因何在?

王卜平:发生这种反季节气象征候应具备两个条件,一是天的条件,即:久旱无雨后的高空浮云天气;再就是地的条件,即:具备背风坡或盆地地形。
   仅以北京为例,它的形成机制是这样的:强劲的西风气流掠过太行山,会在背风坡形成一个顺下逆上(上部顺气流向下、底部逆坡而上)相对闭合的回流空间。空间内迴转往复的气流反复受地面长波辐射的“烘烤”,温度会逐渐上升。而最关键的是高空浮云:太阳的短波辐射可顺利的透过高空浮云给大地增温,当没有高空浮云时,地面的长波辐射会顺利的透过大气向高空散热;在当有高空浮云时,地面的长波辐射却不能透过高空浮云而被反射回来形成“逆辐射”,大地和地面空气在这双向的长波辐射夹击中,形成高热高温。在有蓝天白云的天气时,不会出现“早春酷暑”。
  “早春酷暑”的出现,是荒漠化侵入的先期征兆。民谣:“天怕浮云地怕荒”,就说明了“浮云”与“地荒”的互动关系,因为高热高温会加速地表水汽的无谓蒸发而使干旱周期拉长,对植被生长和农作物播种产生破坏性影响,而持续干旱又给大洪大涝埋下了祸根,特别是在背风坡。

田九星:北方曾多年持续干旱,南方出现的大旱大涝原因内涵是什么?

王卜平:我国第一任水利部长在总结我国旱涝灾害时曾说过:小旱,小涝;大旱,必有大涝。这话说得极其有道理,在由风调雨顺到持续干旱的过程中,旱涝发生的比率,是基本对应和对等的,接下来才是光旱不涝,这是荒漠化发展的基本过程和基本规律。
   我国北方的干旱有很深远的历史原因,但从中国5000年文明史中我们会发现:即使处于北方腹地有代表性的山西现在是十年十旱,而在5000年中旱年只占到不足6%,再加上略多一点10%以上的涝年,还有最少4000多年是风调雨顺的。从3663年前的商汤25年至汉景帝元年的1530年中只有6个旱年;到1949年~1979年30年中有24个旱年;到上世纪80年代至今的十年十旱,我们经历了大致四个阶段:1、风调雨顺;2、小旱小涝;3、大旱大涝;4、持续干旱。这四个阶段组合起来就是一条路,一条荒漠化之路!
   我国南方的气候变化正处在第二到第三阶段的转型期,即由小旱小涝向大旱大涝转变,结局呢?北方的今天,就是南方的明天!因为我国南方的气候已经上路,正在荒漠之路上飞跑……。即便是我国南方上路比北方可能晚了700~800年,但速度却是惊人的……。
   所以,不管我国北方的持续干旱,还是南方的大旱大涝,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气候变化前的第一阶段(风调雨顺)被破坏后进入第二阶段,然后逐阶进入下一阶段,只是南、北进程不同而已。
   由此可以看出:造成北方持续干旱、南方大旱大涝的原因是相同的,即:破坏了“风调雨顺”的“三日一雨”。
   那么,又是什么破坏了“风调雨顺”的“三日一雨”呢?简要的说,是我国西部的沙漠;系统的说是我国西部的荒漠化。沙漠,特别是背风坡沙漠,对下风头气候的主要影响是:背风坡沙漠产生的辅合抬升气流,将可给下风头带来降水的可降水云系抬升成高空浮云,高空浮云是不可降水云系。
   西来的云系,被一个沙漠或一部分荒漠抬升,小云系自然就直接成了高空浮云,造成下风头小旱,中等云系尚可通过时,由于下风头地面热量有了些许积蓄,降水来临时地面热量通过云层对流作潜热释放,热量多降水就多,这就形成“小旱小涝”;随沙漠扩大,当只有浓重云系才能通过时,就形成“大旱大涝”;当西来云系被一系列沙漠逐一抬升时,浓重云系也无法通过时,“持续干旱”就随之发生了。

田九星:天一所是研究应用技术的,国家有难,匹夫有责,能谈谈您们的应用研究思路和过程吗?

王卜平:气象气候研究是一个庞大的体系,就像它自身一样。在这个体系中从哪里开始,怎样开始是最难的。我的思路基本上是:围绕一点,找主要矛盾,在成因上下功夫。气象与气候比,气象是主要矛盾;在所有气象现象中,降水是主要矛盾;降水的主要矛盾是降水成因。一查才知道:全世界建有很多云室,目的都一样——通过实验观察降水的微观物理过程,即解释降水到底是怎样形成的。结果也一样——都没结果。自己也做个云室?肯定不行,哪有那么多钱?人家十亿、百亿的投钱都没结果。问题出在哪?是不是因为他们的云室相同,结果也相同?那我就做个不同的,结果终于在开放型云室中找到了答案。
   找到降水成因后才发现:降水特性加上空气特性几乎就能解释所有气象现象。
   针对气象系统特别是灾害性气象系统实施人工干预,就像医生治病,病因不明何以治得病?找到病因,就能对症下药。所以,在找到灾害性气象气候系统的成因、发生、发展机制后,我们就有了如下应用技术:
    1、 台风自然消亡法人工诱导技术;
    2、 干旱及荒漠化治理应用技术(我国整体规律性降水诱发引导技术);
    3、 滞留性降水云系人工疏导技术;
    4、 沙尘暴人工预防与解除技术。


【后续】
 楼主| 发表于 2008-3-6 21:31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田九星:近年来,全球变暖说及变化,威胁着地球人类的正常生存生活,其生态失衡的恶果愈来愈被国际所重视,能谈一下您的看法吗?

王卜平:全球变暖的问题,近年来被炒的很热,甚至提到以全球变暖将导致南、北两极冰雪融化使海平面上升,世界上很多城市将被淹没相威胁,其实这都是危言耸听,更多的是一些国家出于经济或政治的原因打的环保牌。
  两极的冰雪每年都会有融化,即季节性融化。融化的淡水入海后会将海水稀释,海水在被稀释的过程中就会产生热量,再加上淡水自身携带的热量都会很快从海水中释放出来。海水热量的释放是通过水蒸发的形式达到的,蒸发的水汽升空后就变成云,有云就会有降水。这就意味着两极热量释放的少,云量就少;释放的多,云量就多,云量的多少,决定着极地降水循环的频率和强度。也就是说,两极冰雪的融、覆是在融的少就覆的少,融的多就覆的多的规律性循环中进行着。同时,因为两极具有的极其重要的气象地位,极地降水循环中对自身温度的影响也会影响全球。所以,两极冰雪的融覆会对全球的气象状况影响深远,不会影响到海平面高低。如:2007夏季北极冰雪融的快、融的多,这不才刚过了几个月,伊拉克竟然下了雪,预言2007是暖冬的人,现在肯定在打自己的嘴巴。
  全球变暖主要由排放气体中二氧化碳的增多导致,它给地球和人类社会带来很深刻的影响,而导致二氧化碳增多的主因并不仅仅是工业排放,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一台排放二氧化碳的机器。地球大气中二氧化碳增多对人类可能是坏事,而对另一类生命体却是好事,那就是植物。植物是地球上唯一能将空气中气体的二氧化碳转化为固形碳同时释放出氧气的生命形式,二氧化碳是植物的气体美食,也称“气肥”。地球历史上有过数次二氧化碳浓度增高的时期,甚至高出今天几百倍,而每一次增高的结果都以促进了植物的疯长和进化而告终,不然我们的地下怎么会有煤炭?就目前地球大气的二氧化碳的水平,地球不足以再生成煤炭,故煤炭是不可再生的能源。假设我们今天的地球还能再产生煤炭,即使不再产生煤炭也无所谓,我们燃烧煤炭将二氧化碳排放到空中,再由植物去转化,我们只是在为碳——气——碳自然转化循环中加入了人为,我们没有罪过,就犹如人和动物活着就排放二氧化碳,难道人和动物活着也有罪过?问题是目前地球的荒漠化让不足以有足够多的植物去将二氧化碳转化成碳的时候,危机就产生了。所以,地球大气二氧化碳增高的根源不在排,是在转的环节上出了问题,根源在于地球的荒漠化!

田九星:〝月暈而风,础润而雨,〞凡事都有先兆的。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您对我国以后的气象、气候变化有何新的预测?
  
王卜平:我的研究所与所有的气象研究所的不同点在于:我的这个研究所不是做气象预报的,我的研究所是真正的研究所有的气象问题——从现象到本质,然后解决所有问题。不过,在您让我做预测的时候,让我想起两个人。两个世界上最知名的人,两个孩子:一个是喊“狼来了”的那个孩子;另一个是说“皇帝没穿衣服”的那个孩子。
  一个朋友看了我的第一篇关于气象与荒漠化关系的文章后,送我一个雅号,就是说我是那个说“皇帝没穿衣服”的孩子。因为在那篇文章中,我几乎推翻了所有涉及到的现行气象理论,这个雅号与其说是在夸我胆大,还不如说是在夸我无知,但我确实喜欢这个雅号。而另一个孩子,在如今大众都把天气预报说成是喊“狼来了”的那个孩子的时候,我哪敢身兼双职呀。
  说实话,我也不是没有预测过。1997年底,“自然之友”组织我们几个人游说北京七所高校演讲,主题是“爱我大自然,保护长江源”,一是为保护长江源呐喊,二是为保护藏羚羊作序。演讲下来就有很多人说我:你是不是把长江的未来说得太恐怖了?我当时的确还埋怨过自己,是不是有点冒失?不巧的是1998就真来了那么一下子,真的就又有人来说我,说我是“铁嘴乌鸦”。其实当时我只有心痛啊,他们那里知道:在我的灵魂中,我早就经历了!
  如果您还要我预测,那我就这样告诉大家:可能自此以后,中国在气象气候灾害的问题上,我们不用像以前那样在黑暗中瞎摸了,因为我们有了“天一气象气候环境改善应用技术研究所”,只要国家决策正确,只要我国实事求是的气象科学家们齐心协力, 呈现给我们大家的将是一个风调雨顺、天下无灾、国泰民安的大中国。

田九星:目前国际、国家都很重视气象气候方面的探索与研究,但据我所知,目前还都没有特别理想和很到位的成果。如:前不久媒体公布的2008 奥运会气象保障时称:我国将对影响奥运会的阴雨天气进行干预——人工消雨,以保障奥运会顺利进行,如果真有这项技术能够应用,我国南方就不会有这次雪灾。看来,我国乃至世界上那么多机构,那么多科学家都没法解决的问题、难题,你一个民间的、一个人的研究所说有办法解决,公众及学术界对你的研究肯定会有质疑,包括我自已在内,你怎么看?

王卜平:遭质疑、遭白眼,这在成立研究所之前早已经历过了。当时确实有些不舒服,所以一不小心,就有了这个研究所。在成立研究所之后,2005年,山西电视台为我和我的研究所做了一档节目,在那年的6月5日播出,纪念世界环境保护日。而一年后2006年的6月5日,就有中科院的专家在香港的电视媒体上说:“台风、洪水、干旱、荒漠化等气象气候灾害是人类不能抗拒的,如果有谁说他能对这些灾害进行控制和消除,那么他不是疯子就是骗子!”现在你问我对遭质疑怎么看,我看遭质疑比挨骂要强多了。山西电视台敢为我做节目是有原因的,那是因为我的理论是极其通俗易懂,一个初中生几个小时就能听懂,何况山西电视台做我那档节目的编导是位大学生。但这样一个遭人骂的节目,山西电视台敢播出来,真不知道那位编导是怎样向台里担保的。
  还是在第一问中答您的那样,“研究气象,说白了就是研究两样东西,一个是水,一个是空气,也就是研究一个主题——降水”,水和空气其实是这个世界上最被人熟悉的两件东西,但也是最复杂的物质,当破译了降水微观物理过程之后,一切就显得极其简单。如前所述,当时“也只就是想将我的研究成果随便交给国家的哪个科研机构”,因为它太简单了,就像已知世界与未知世界之间只隔着一层薄薄的窗户纸。只要纸上有一个小小的洞,你就能看到另一个世界。你用手指捅破了这层纸,可你将手指抽出来时,破了的纸又弹了回来,你还是没看到另一面,也就是说做了不见得就达到目的;你换一种法子,用手指沾上水或用舌头舔,结果肯定就不一样。话说回来,科学是什么?科学就是面对未知,将未知变为已知只能靠方法——正确的方法,而正确的方法则来源于想法。想法、方法的不同就造成认识结果的不同,不同不怕,但最好不要骂人。
  我们人类在面对气象气候系统,特别是面对极端气象气候系统时,这些系统的巨大和强大往往让我们不知所措。而这些系统在面对我们时是怎样的呢?其实它们只给了我们一个点,而且是非常小的一个点,只要我们找到这个点,并用科学的方法去解决掉这个点,我们就会比他们强大。至于我的研究所是政府的还是民间的,这些问题,是我一个人还是多少人解决的,就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要学习科学,尊重科学,探索科学。兴利除弊,利国利民。

                                      2008-3-2
【完】


转自《天一气象》http://www.tyweather.org.cn/wenxian003.htm


[ 本帖最后由 德祷 于 2008-3-6 21:38 编辑 ]
发表于 2008-3-8 01:32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对不起,一早知道楼主发了这篇文章,但一直忙于论坛的基础建设,现在才看。

楼主所说的背风波降水,是科学已经证明存在的,也类似“将臣波”的流体学基本概念,包括许多低层涡旋都是这样形成的。

楼主所说的南方荒漠化,是近年一个热门话题,特别是气候带北移以后。

楼主所说的“80年代至今”,就是已经定论的77年气候突变了,涉及许多未明因素。

太阳辐射、大气和水循环,确实是气候的主导因素,包括海气作用。

在台风论坛未必方便操作,毕竟主流有点区别,在这里,本帖加精!
 楼主| 发表于 2008-3-8 02:3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楼 的帖子

谢谢CMFCN加精,那我就沾了“天一”允许转载的光了。呵呵
其实我只是偶尔与“天一”有緣而已,都是气象爱好者的另类,也许不站在“真理”这一边,但确实是属于真实这一边的,最起码我们都有对真实和诚实的承诺。
“将臣波”的概念我在《9107号台风艾美(AMY)纪实》的回贴中,只是用情绪表述了我的赞赏,可能将来还会提及,表达的是对能发现、探索问题的崇敬,方式另类而已,能懂的只有是心知的。
赞赏“将臣波”的提出方式。
赞成“太阳辐射、大气和水循环,确实是气候的主导因素,包括海气作用。
太阳辐射、大气和水循环,确实是气候的主导因素,包括海气作用。”这两句话,确实气象与气候、宏观与微观有着无处不在的关联和互动及影响。
“矛盾千千万,主要矛盾是关键”,我想我们可能都在边缘,把边缘的矛盾一个个吃掉,最后再吃那个主要的也行。
发表于 2008-3-8 02:36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德祷 于 2008-3-8 02:30 发表
谢谢CMFCN加精,那我就沾了“天一”允许转载的光了。呵呵
其实我只是偶尔与“天一”有緣而已,都是气象爱好者的另类,也许不站在“真理”这一边,但确实是属于真实这一边的,最起码我们都有对真实和诚实的承诺。
“ ...

那名字叫“天一”,很有中华特色,不过这种“复古”太超前了,不利普及,洋人不会翻译,弄不好以为精神病。

你以前看的系统理论会不会落后了些?以前中国的书都不行的,就算90年代后期我的食品理论,许多都过时的,得自己不断补充理论和实践中创新。

冷沸那贴我回复了。
发表于 2008-4-19 16:27 | 显示全部楼层
海气作用对气候的形成的影响,我还是第一次听说,真是孤陋寡闻了,王的理论很超前,真佩服他能从故纸堆里钻出来。同意将版主的说法,我们读的书很多都过时了,文章很好,下载下来好好研究一番。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世纪气象云 | | | 关于我们

GMT+8, 2019-5-27 03:40 , Processed in 0.10865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