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气象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查看: 6248|回复: 22
收起左侧

[其他分类] li0627的文史随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2-15 17: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前几日搞了个挑战小测试,结果发现ice君居然对文史相当不感冒,颇为诧异。不过仔细想想,一直以来,周边的人,对文史知识所知甚少的人特别多;即便是中学语文中的典故,考过就忘的人也大有人在。现在的百家讲坛和很多网络写手,也都多拿文史来做文章,观众/读者甚众,足见这一方面大众的缺课数量是为不少。
      
中国历史相当悠久,典故众多,可以从中汲取的知识极为博大。即便单纯地只是想听故事,尝快餐(这似乎是当代人挺喜欢的),从文史资料中也可说是能够随手摘来;一铺陈讲开,可以是一部巨著。知名的史书,就有二十五史;而其中疏漏讹记,隐晦避讳的也颇多,可以延伸述说的,太多了。
     
世纪气象除了作为一个气象论坛之外,也可以说是一个综合性论坛。光学海笑谈版,就可以海纳百川。今天li0627心血来潮,打算开始挖一个记录文史的巨坑,随想随记,不定期更新。没有严格的时间脉络线索,只要有时间,就写一个独立的小文史故事,作为追风追冷追热之余的点缀。希望大家能够接受和喜欢这样的随记,没听过的当做是听故事,有听过的可以参与点评,呵呵。
     
li是一个懒散的人,采用这样的写法,也不至于殚精竭虑地刻意地去营造作品。li是不求在这一类的点击率和网络知名度的,纯属自娱自乐,我宁可大家记得,我是一个算是资深的气象中级爱好者。
     
好了,今天就从引发我的心血来潮的菰城说起。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5 17:16 | 显示全部楼层

随记其一:“无妄之灾”与“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原来湖州的别称菰城,名字来自于春申君黄歇。要说到春申君,我记住的不是他的“功绩”,而是他的败亡。为什么呢?因为那是一个传奇故事。从中也有一句知名的话,作为典故流传了下来,那就是:“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而且,这个文史故事的内容,大家读来会觉得,怎么和我们所“熟知的”某个同时期的事件惊人地相似呢?
     
读《史记·春申君列传》,可以一览整个故事的全貌:
     
春申君相二十二年,诸侯患秦攻伐无已时,乃相与合从,西伐秦,而楚王为从长,春申君用事。至函谷关,秦出兵攻,诸侯兵皆败走。楚考烈王以咎春申君,春申君以此益疏。
     
客有观津人朱英,谓春申君曰:“人皆以楚为彊(强)而君用之弱,其於英不然。先君时善秦二十年而不攻楚,何也?秦逾黾隘之塞而攻楚,不便;假道於两周,背韩、魏而攻楚,不可。今则不然,魏旦暮亡,不能爱许、鄢陵,其许魏割以与秦。秦兵去陈百六十里,臣之所观者,见秦、楚之日斗也。”楚於是去陈徙寿春;而秦徙卫野王,作置东郡。春申君由此就封於吴,行相事。
     
楚考烈王无子,春申君患之,求妇人宜子者进之,甚众,卒无子。赵人李园持其女弟,欲进之楚王,闻其不宜子,恐久毋宠。李园求事春申君为舍人,已而谒归,故失期。还谒,春申君问之状,对曰:“齐王使使求臣之女弟,与其使者饮,故失期。”春申君曰:“娉入乎?”对曰:“未也。”春申君曰:“可得见乎?”曰:“可。”於是李园乃进其女弟,即幸於春申君。知其有身,李园乃与其女弟谋。园女弟承间以说春申君曰:“楚王之贵幸君,虽兄弟不如也。今君相楚二十馀年,而王无子,即百岁後将更立兄弟,则楚更立君後,亦各贵其故所亲,君又安得长有宠乎?非徒然也,君贵用事久,多失礼於王兄弟,兄弟诚立,祸且及身,何以保相印江东之封乎?今妾自知有身矣,而人莫知。妾幸君未久,诚以君之重而进妾於楚王,王必幸妾;妾赖天有子男,则是君之子为王也,楚国尽可得,孰与身临不测之罪乎?”春申君大然之,乃出李园女弟,谨舍而言之楚王。楚王召入幸之,遂生子男,立为太子,以李园女弟为王后。楚王贵李园,园用事。
     
李园既入其女弟,立为王后,子为太子,恐春申君语泄而益骄,阴养死士,欲杀春申君以灭口,而国人颇有知之者。
     
春申君相二十五年,楚考烈王病。朱英谓春申君曰:“世有毋望之福,又有毋望之祸。今君处毋望之世,事毋望之主,安可以无毋望之人乎?”春申君曰:“何谓毋望之福?”曰:“君相楚二十馀年矣,虽名相国,实楚王也。今楚王病,旦暮且卒,而君相少主,因而代立当国,如伊尹、周公,王长而反政,不即遂南面称孤而有楚国?此所谓毋望之福也。”春申君曰:“何谓毋望之祸?”曰:“李园不治国而君之仇也,不为兵而养死士之日久矣,楚王卒,李园必先入据权而杀君以灭口。此所谓毋望之祸也。”春申君曰:“何谓毋望之人?”对曰:“君置臣郎中,楚王卒,李园必先入,臣为君杀李园。此所谓毋望之人也。”春申君曰:“足下置之,李园,弱人也,仆又善之,且又何至此!”朱英知言不用,恐祸及身,乃亡去。
     
後十七日,楚考烈王卒,李园果先入,伏死士於棘门之内。春申君入棘门,园死士侠刺春申君,斩其头,投之棘门外。於是遂使吏尽灭春申君之家。而李园女弟初幸春申君有身而入之王所生子者遂立,是为楚幽王。
     
是岁也,秦始皇帝立九年矣。嫪毐亦为乱於秦,觉,夷其三族,而吕不韦废。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5 17:1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得懂文言文的,可以自行理解;看不懂也不怕,听我慢慢简单说来。
      
战国四公子之一的春申君黄歇,为楚国宰相(令尹)当权执政的第22年,也就是公元前241年(庚申),东方六国恐惧秦国的鲸吞蚕食,联合起来,集结力量,合纵攻秦。六国推楚国为合纵的盟主,春申君为六国军队统帅。函谷关之战,秦国一举击败六国军队(题外话,当时秦国的实际执政者是吕不韦)。因为这次惨败,春申君就被当时楚国的国王考烈王疏远。
     
摄于秦的威胁,楚国被迫将都城从陈迁徙到了寿春。借此机会,春申君就封在申地(原来吴国的一部分,大致是现在苏南上海一带)。在这次迁都过程中,一个叫朱英的人被特别记载了下来,这也是这个故事中的一个重要角色(劝谏者)。
     
楚考烈王无后,成为春申君非常忧虑的事情。为什么呢?很简单,国君无后意味着国储空虚,政权没有继承人。这在古代,是可以关系到国家政权生死存亡的大事。作为实际的宰相和执政者,怎么能不忧虑呢?那么,春申君的解决方法,先是尝试了常规流:寻找了许多适合生子的妇人,进献给楚王;然而尝试失败,虽然送了很多女人,楚王仍然生不了孩子。这样一来,这件事大家就都很清楚了,原因显然是在楚王身上。
     
这是春申君尝试了一个相当XX的解决方法。当然,在列传中,这个办法的主使人,也是整个事件的幕后阴谋者李园,被写成了是主动者。不过他的计谋显然是完全投其所好,春申君愿者上钩地采纳了。琐事不须细表,只说大致经过:就是春申君听说李园的妹妹(李环)很美,于是就纳为宠妾,很快有了孩子。然后他将已经怀孕的李环进献给楚王。然后李环就“为楚王”生下了男孩,被立为楚国的太子,李环成为了王后。李园便升格为国舅,也成为宠臣。这时候李园已经开始准备要杀春申君了,以免事情败露;楚国人知道这件事的人已经很多了,偏偏就春申君黄歇不知道。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5 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等等,这个故事好像似曾相识??没错,在同一个时期,在司马迁的记载下,有近似完全雷同的事件发生,那就是秦庄襄王子楚、赵姬和吕不韦的故事。那另一个故事也是颇为“精彩”,但如果去掉细节,情节经过基本一样。在司马迁的笔下,秦始皇甚至直接被安上了吕政的名字。
        
个中自有玄机,两件类似的事情,同一时期,孰真孰伪?抑或都真、都伪?这里我不展开,我个人的结论是秦的事是伪,楚的事是真,当然信不信由你了。
      
然后,前238年(癸亥,一个甲子循环的最后一年),楚考烈王在位的第25年,也是春申君执政的第25年,楚王病重。这个时候,最精彩的一幕出现了。
      
还是朱英。他对春申君做了一番精彩的演讲,非常引人入胜。“无妄之灾(毋望之祸,意想不到的灾祸)”这个词,也就是出自这场演说之中,成为后来人们熟知的一个成语。朱英先指出春申君能执政这么久,已经是毋望之福(意想不到的幸运)了。接着他向春申君点出,他很快将有无妄之灾:李园蓄养死士很久了,一旦楚王病死,他一定会先入宫窃取政权,并杀掉春申君灭口。朱英并指出了应对之道:只要春申君将他封为郎中,戍守王宫,只要李园入宫,他就可以为春申君将李园杀掉,避免灾祸发生。在此,他自命为毋望之人(意想不到的人)。
      
演讲很精彩,但是也很失败。失败的关键在于听演讲的人。春申君根本不信李园会害他,没有听朱英的话。朱英知道这样一来春申君死定了,怕殃及到自己,先逃亡了。
      
事情演变一如朱英所料。楚王死,李园率先入宫并在棘门埋伏,刺杀了春申君,将他的头砍下来。然后执掌政权,将春申君灭门,斩草除根。这样一来,春申君和李环的儿子就被立为新的楚王(楚幽王)。
      
司马迁特意加了一句:“同一年,是秦王政九年。秦国发生嫪毐之乱,被秦王平定,嫪毐被灭族,吕不韦也开始被秦王罢黜。”呵呵呵呵。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5 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春申君不听朱英的话,应当决断的时候没有决断,最终反而遭受了灾殃。“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是司马迁对此事的评语,并作为以后的一个著名论断。
   
顺便说下李园他们的下场,也是成为“成王败寇”中的“寇”。楚国经过这次政变,政权为李园执掌。主少国疑,加上强秦虎视,楚国日益衰微。在10年之后的前228年(癸酉),楚幽王病死,他的同母弟弟被立为哀王(这里就存在争议了,如果楚王不能生,这个哀王怎么来的呢?另有说法就是李环当初生了双胞胎,但无从考证)。楚考烈王的弟弟熊负刍(史记原文是楚王弟,所以有人理解成楚幽王的弟弟,但是那更离谱了)以李园当年和春申君的窃国秘事为由,发动政变,杀掉哀王、太后,族灭了李园一族,自立为王,就是最后的一代楚王——楚王负刍。又过了五年,楚灭于秦。
   
PS:楚国即将灭亡了还如此频繁地内乱,怎能不亡。
   
事情经过大致如此,细节可自行参阅原文。大家有什么评价呢?
发表于 2010-12-15 18:30 | 显示全部楼层
抱歉我轻轻的插一下……

被点名成反面典型了,灰常灰常的抱歉……
坑这种东西,曾经等了偶8年(不久前刚填平,据说要开第二坑TAT),不介意li慢慢写作的,期待+品读ING……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6 00:20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不同于深坑,这个坑不定时挖,随挖随填,这样于人于己都方便。
   
我现在很讨厌连续的剧情,倒是非常喜欢每一剧集都是独立的那类电视/动画或者电影。所以,自己也不会拨冗烦心,去写吃力不讨好的长篇随笔。一则一则故事的来,那是最好的了。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8 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冷有些没心思打字……预告一下随记其二:关于“赵氏孤儿”,更新时间:不定
 楼主| 发表于 2010-12-21 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随记其二:关于“赵氏孤儿”

最近有一部电影《赵氏孤儿》,想来人气应该不低。毕竟赵氏孤儿这个传说,流传至今已经有两千多年,从司马迁的《史记》,到元代杂剧,再到从元杂剧基础上被改编的京剧、潮剧、秦腔、话剧、豫剧、越剧等剧目,赵氏孤儿可谓已在中国家喻户晓。不仅如此,《赵氏孤儿》还是第一部被改编并传入欧洲的中国戏剧,在西方也有一定的影响(被改编到西方的剧目名称为《中国孤儿》)。
     
然而,这里我却不把《赵氏孤儿》当做一个故事,而是称之为一个传说,或者是传奇故事。因为越到后来,我越觉得这个故事,不是表面上我们所习以为常、家喻户晓的这个情节,一如三国一样。
      
“创作与赏析必须具备常识”系列篇之历史常识篇中,我曾经认定《史记》记载的赵氏孤儿的故事是当真发生过的。原因就是《史记》及其作者司马迁的名声。然而,渐渐地,我意识到,读史要长心眼,特别是对号称权威的那些史书。当我发现《史记》的记载自相矛盾,而且更与先秦的其他史书不尽相同;而且,这些记载的内在逻辑中存在问题时——我明白了。虽然《赵氏孤儿》这个传奇故事本身是一个不朽的作品,但是虚构不等同于真实。司马迁绝对是一个出色的小说家,真的。
 楼主| 发表于 2010-12-21 11:26 | 显示全部楼层
让我们先从《史记·赵世家》中好好看看这部堪称精彩的传奇吧:
   
赵朔,晋景公之三年,朔为晋将下军救郑,与楚庄王战河上。朔娶晋成公姊
为夫人。
   
晋景公之三年,大夫屠岸贾欲诛赵氏。初,赵盾在时,梦见叔带持要而哭,甚
悲;已而笑,拊手且歌。盾卜之,兆绝而后好。赵史援占之,曰:“此梦甚恶,
非君之身,乃君之子,然亦君之咎。至孙,赵将世益衰。”屠岸贾者,始有宠於
灵公,及至於景公而贾为司寇,将作难,乃治灵公之贼以致赵盾,遍告诸将曰:
“盾虽不知,犹为贼首。以臣弑君,子孙在朝,何以惩罪?请诛之。”韩厥曰:
“灵公遇贼,赵盾在外,吾先君以为无罪,故不诛。今诸君将诛其后,是非先君
之意而今妄诛。妄诛谓之乱。臣有大事而君不闻,是无君也。”屠岸贾不听。韩
厥告赵朔趣亡。朔不肯,曰:“子必不绝赵祀,朔死不恨。”韩厥许诺,称疾不
出。贾不请而擅与诸将攻赵氏於下宫,杀赵朔、赵同、赵括、赵婴齐,皆灭其族。
   
赵朔妻成公姊,有遗腹,走公宫匿。赵朔客曰公孙杵臼,杵臼谓朔友人程婴
曰:“胡不死?”程婴曰:“朔之妇有遗腹,若幸而男,吾奉之;即女也,吾徐
死耳。”
   
居无何,而朔妇免身,生男。屠岸贾闻之,索於宫中。夫人置儿绔中,祝曰:“
赵宗灭乎,若号;即不灭,若无声。”及索,儿竟无声。已脱,程婴谓公孙杵臼
曰:“今一索不得,后必且复索之,柰何?”公孙杵臼曰:“立孤与死孰难?”
程婴曰:“死易,立孤难耳。”公孙杵臼曰:“赵氏先君遇子厚,子彊为其难
者,吾为其易者,请先死。”
   
乃二人谋取他人婴儿负之,衣以文葆,匿山中。程婴出,谬谓诸将军曰:“婴不
肖,不能立赵孤。谁能与我千金,吾告赵氏孤处。”诸将皆喜,许之,发师随程
婴攻公孙杵臼。杵臼谬曰:“小人哉程婴!昔下宫之难不能死,与我谋匿赵氏孤
儿,今又卖我。纵不能立,而忍卖之乎!”抱儿呼曰:“天乎天乎!赵氏孤儿何
罪?请活之,独杀杵臼可也。”诸将不许,遂杀杵臼与孤儿。诸将以为赵氏孤儿
良已死,皆喜。然赵氏真孤乃反在,程婴卒与俱匿山中。
   
居十五年,晋景公疾,卜之,大业之后不遂者为祟。景公问韩厥,厥知赵孤
在,乃曰:“大业之后在晋绝祀者,其赵氏乎?夫自中衍者皆嬴姓也。中衍人面
鸟噣,降佐殷帝大戊,及周天子,皆有明德。下及幽厉无道,而叔带去周適晋,
事先君文侯,至于成公,世有立功,未尝绝祀。今吾君独灭赵宗,国人哀之,故
见龟策。唯君图之。”景公问:“赵尚有后子孙乎?”韩厥具以实告。於是景公
乃与韩厥谋立赵孤儿,召而匿之宫中。诸将入问疾,景公因韩厥之众以胁诸将而
见赵孤。赵孤名曰武。诸将不得已,乃曰:“昔下宫之难,屠岸贾为之,矫以君
命,并命群臣。非然,孰敢作难!微君之疾,群臣固且请立赵后。今君有命,群
臣之愿也。”於是召赵武、程婴遍拜诸将,遂反与程婴、赵武攻屠岸贾,灭其族。
复与赵武田邑如故。
     
及赵武冠,为成人,程婴乃辞诸大夫,谓赵武曰:“昔下宫之难,皆能死。我非
不能死,我思立赵氏之后。今赵武既立,为成人,复故位,我将下报赵宣孟与公
孙杵臼。”赵武啼泣顿首固请,曰:“武愿苦筋骨以报子至死,而子忍去我死
乎!”程婴曰:“不可。彼以我为能成事,故先我死;今我不报,是以我事为
不成。”遂自杀。赵武服齐衰三年,为之祭邑,春秋祠之,世世勿绝。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世纪气象云  | | | 关于我们

GMT+8, 2019-1-20 10:51 , Processed in 0.08436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