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气象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681|回复: 9
收起左侧

[天气图分析] 2010-7-13天气图暨台风分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7-13 19: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深宫怨念许久之后,昨天(2010-7-12)上午,我突然接到了出生通知书,以出乎自己意料的速度,附体在201003W的身上,成为1002号台风。说实话,我自己都没有想到,日本气象厅居然跳过发布GW的TD阶段,直接命名。不过也好,这说明我所附居的躯壳,是一个发展迅速的热带气旋。我是不会辜负来之不易的登场表演机会的。
   
和奥麦斯兄长一样,我,康森(Conson),是出身于东风波动发展而来的热带扰动。但是与生不逢时的奥麦斯相比,我能得以迅速爆发,并在菲律宾以东成为一个中度台风(Cat.1),主要归功于极高海表温度(SST)、小型的尺度(对流能够迅速爆发,结构能够快速整合,CISK机制能够高度有效的运转)、微弱的风切变、基本重合的良好辐合辐散。因而,尽管同样没有西南季风的支援与配合,尽管同样有副高形态位置不稳定的不利因素,我却能够增强到65kt以上,而奥麦斯只能悲伤地以35kt收场。
   
今天,2010-7-13,我抓住周边有利的环境,试图加强,在登陆菲律宾之前以最闪亮的巅峰状态,闪耀在西北太平洋;然而,我失败了。尽管环境优越,但是,这终究还不是强台的舞台。
   
日本气象厅迄今不肯将我升格为台风。美国联合台风警报中心尽管给出过70kt的评价,但随后一报马上下调到65kt。从中可以推知,我今天并没能如愿进一步增强,反而在接近菲律宾的过程中,略微有所衰减。
   
让我仔细审视一下自身当前的状态,然后再来分析,到底为什么今天我没能够进一步增强。
      
      
      
时间:2010-7-13 1800
      
尺度:小型(7级以上风圈半径150km,10级以上风圈半径50km)
      
强度:强(等级为台风,Cat.1)
      
定位:14.3°N,123.5°E
      
中心气压:975hpa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0-7-13 19:43 | 显示全部楼层
通过云图可以看出,我当前的结构有点紊乱,对流分布不均。北侧对流已经空缺,甚至接近“光头”。而对流主要集中在中心的西侧和南侧。当然,这与接近陆地后,吕宋岛的地形强迫抬升加剧辐合有关,辐合中心目前集中在我的西南侧。
   
03W.GIF
     
wgmsconvZ.GIF

   
为什么我的对流会不规则呢?从高空风场可以看到,在我的北侧和东北部,对流层高层吹的是东北风。大致在18°N,137°E附近,高空有一个逆时针的流场存在,显示这里有一个高空冷涡。它的环流与南亚高压东侧外缘的东北气流叠加,使得我的北面高空有强的东北风存在。这也导致了我的强对流区域被吹向西南侧,从而对流形状不规则。不过好在我已经有一定的强度,还不至于中心裸露。小型的尺度环流,在我的结构彻底涣散之前,是有相当强的抗击外围恶劣环境的能力的。然而,这已经隐隐宣告了,我想要进一步增强,已经成为空想。
   
wgmswvZ.GIF
   
热带气旋要成为强台甚至超台,除了需要高SST、低风切变、足够的发展空间之外,通常需要高空通道双急流,在夏季更是一般需要西南季风的大举支援。而辐合辐散的基本条件更不用说,最好是始终维持在中心的附近。现在,我已经即将登陆菲律宾,由于高空环境的变化,北侧的高层东北风和南侧的低空东南风,形成了一定的风切变,并已经导致对流变形。在进入南海前,西南季风仍然不能有效地支援我。因而,我的巅峰,也许就竭尽于此了。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0-7-13 20:06 | 显示全部楼层
另外,在过去的一天多的时间里,我在外围的引导气流的支配下,始终采取向西的路径快速行进。偏北的分量并不如预期,导致了我将以最短的路径撞上菲律宾,这也缩短了我待在热带洋面上的时间。时间不站在我的一边,空间也已经不适合让我进一步发展。现在对我的表现有利的,就是强对流了。在吕宋地形加剧辐合的情况下,我的对流犹足自傲;台风的强度,风雨潮可以让吕宋喝上一壶。
      
那么,为什么我会被迫采取一直向西的路径呢?关键仍然是在我北面的东北气流。除了导致对流形状变形得不规则之外,这股高空气流也压制了我的向北分量。而且,快速的移动,也让我先一步走过了副高脊的弱点。现在,我已经快要登陆菲律宾了,也没什么好说了。登陆菲律宾,是菲律宾和我共同的不幸。
      
登陆并横穿岛屿是西太平洋台风经常经历的事情,结局也不尽然一样。经典的情况,就是强台风横穿菲律宾群岛,或者强台风登陆台湾。而也有弱的热带扰动,经由穿越岛屿得到的地形辐合抬升支持,获得发展的情况。对我而言,我比较接近第一种情况,但是我的强度不够。辐合中心已经离开台风中心,而辐散的情况随后我们也可以看到。横穿吕宋必然会导致我的强度减弱,值得关注的,只在于出海之后我的整合。如果在南海能够整合得好,那么我依然可以笑傲海上;而如果我的结构破损情况超过临界值,那么,我可能如风神和鹦鹉一样,从龙变虫。
      
南海的季风槽有所发展,而我的东面,也存在另一个高空辐散区域。这样一来,我周边的辐散中心,落在了菲律宾群岛的中部海面,既不与辐合中心(吕宋陆地)重合,也离开了台风中心。这样会持续导致我的结构异常。特别地,当我进入南海后,如果原来的低层水平环流中心(LLCC)填塞的话,那么我多半会在南海的背风低压中重新生出一个LLCC,这将导致进入南海之初,我的高低层中心切离的情况。唯一的益处,就是西南季风到时候可以支援我了,至少我一时死不了。
更多图片 小图 大图
组图打开中,请稍候......
 楼主| 发表于 2010-7-13 20:14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么,在我穿过吕宋进入南海后,这片海域的环境会是怎么样的呢?最值得注意的,当然是风切变的情况。
   
当前的风切变情况,以南海中部南高边缘的部分为较强。在我的东北部的高空冷涡和南高东缘的东北气流控制下,我的北侧的风切变也很强。这种情况下,我只能凭借我的内力来抵御正在增强的风切变——对于一个成熟的台风来说,这种抵抗力还是有的。只是,很快我就要撞上菲律宾,实力很快会减弱,能抵御多久,这是个问题。
   
wgmsshrZ.GIF
   
从风切变变化趋势来看,暂时在我的前路上,没有多少可以乐观的。在南高南压的趋势下,南海的风切变情况,只会加剧,不会减弱。如果期待我在南海有好的表现的话,必须掂量下前方的环境——我的表现很可能让风迷们失望的。
   
wgmsshtZ.GIF
 楼主| 发表于 2010-7-13 20:36 | 显示全部楼层
台风族群在大气层中的表现,绝不仅仅只是我们的中尺度环流。热带气旋和大尺度环流之间的互动,是更值得人类关注的东西。如果只是为了发泄消遣而追风,我只能淡淡一笑地无奈地望着这样的风迷。
   
热带气旋回馈给大自然的,仅仅只是风、雨、潮么?
   
请看看东亚和西太的大尺度环流形势吧。
   
200hpa层面,南高1260da闭合圈控制高原东部到华中西部。我的东北部的那个高空冷涡也可以看到。整体而言,在我的北面,吹的是高空东北风。
   
在中高纬度,东亚区域最为显著的就是在200hpa高层仍然能够体现的大陆暖脊。这是非常强烈的阻塞形势,迫使极锋急流绕流。
   
在注意到南高、洋中高空冷涡、贝湖阻塞之后,应该很容易就能发现影响未来环流的关键系统。那会是什么呢?
   
没有错,就是大陆东岸的槽,从黑龙江北岸到山东。在更低的层面,尤为明显。
更多图片 小图 大图
组图打开中,请稍候......
 楼主| 发表于 2010-7-13 20:56 | 显示全部楼层
500hpa层面。我们可以看到副高的庞大,但是也得配合一下驶流场的形势,才能做出更好的分析。
   
副高的东环远在日本东南的海面上,5968gpm。而副高西环的中心,在台湾,5913gpm。
   
光看KMA的东亚图,可以解释我的西行,却无法剖析下一步的演变。只有配合BOM的流场,观察者才能做出进一步的判断。
   
在BOM的流场中,500hpa在20°N,140°E附近的高空冷涡仍然可见。这个系统非常关键,可以看到,它已经影响到了东西环副高的连接。在日本以南,副高出现了一个弱点。而台湾附近的西环副高,大致和东亚北部沿岸的西风槽是一个经度。
   
那么,在高空冷涡的接应下,随着大陆暖脊(贝湖脊)的减弱,在东亚东岸的北支短波槽,能否加深南下?如果这成为现实,两环副高断裂,那么在我进入南海后,我的引导气流发生变化,向北分量可能增加。而如果北支槽短波槽没能加深或者加深力度不足,无法有效打击副高,那么,在南海西南季风的接应下,我的行进路线,偏西分量将是主导的因素。这是非常值得关注的,关键系统就在于大陆东岸的北支槽。它决定了我将在南海采取何种路径,也决定了登陆点的大致位置。粤西?珠三角?粤东?
   
这也是目前EC和GFS数值预报的分歧所在。
更多图片 小图 大图
组图打开中,请稍候......
 楼主| 发表于 2010-7-13 21:12 | 显示全部楼层
850hpa层面。从低空急流我们可以看到梅雨锋的位置。而在我的周边,基本气流仍然是副高西南侧的东南风。西南季风和东南信风在南海中部产生辐合,在我进入南海之后,这个季风槽将与我合并,纳入我的环流之中。
      
黄海的锢囚温带气旋和伴随的静止锋(梅雨锋),一直延伸到中国的西南地区。西南季风的势力强盛,暖湿气流控制了中国南方的大部分地区。因而,在今天,中国长江流域的暴雨形势仍然持续,暴雨到特大暴雨的落区基本在梅雨锋的周围,也就是大致成线状分布,涵盖长江一线。
      
当我进入南海,蝴蝶效应就将开始。不论东亚沿岸的短波槽是否加深,基本上我都将靠近大陆,区别只在登陆的位置。热带气旋的外围下沉,与西环副高的下沉支叠加,再加上梅雨锋周边降水导致的潜热释放,在暴雨落区以南一直到南海,都将在下沉的氛围中经历高温的炙烤。在南岭以北的内陆地区尤其严重,这里未来将吃到40℃的下沉。极可能遭受我的威胁的广东,相信也将尝到久违的台风外围下沉的滋味。
      
而在我登陆前后,梅雨锋及锢囚气旋将随着环流的推演而东移,副高在其后侧伸展。长江流域有希望伴随着我这个初台的登陆,而出梅。这将是夏季环流演变的一个重要里程碑标志。
更多图片 小图 大图
组图打开中,请稍候......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0-7-14 00:13 | 显示全部楼层
网络有问题……最后更新半球500hpa形势。
     
古怪的是,今晚KMA似乎罢工了,不然可以分析12UTC的。
     
如图形势,夏季的高位势非常显著。我们可以看到5995gpm的副高,约等于副高的5858的乌拉尔阻高,等等。再如一个5878被标注为L……即便是极涡,也有5272gpm。如果按照数字来定系统性质的话,也难怪有人认为盛夏极涡消失。
     
今天的半球环流,重点来看看亚欧大陆的形势。
     
大西洋中是一股长波槽,欧洲西部是一股短波槽。乌拉尔山阻塞高压控制东欧和北欧,导致斯堪的纳维亚半岛都出现了不多见的30℃以上的高温天气。而莫斯科更是出现罕见的40℃左右的高温。从阻塞高压接近副高的强度来看,也可以想见当地的炎热程度。
     
在西西伯利亚这里有一个切断的冷涡,引出中亚的巴湖长波槽。雅库茨克阻高已经并入大陆脊,暖脊甚至直指极地。从东北亚到黄海有一股比较深邃的北支槽,对副高造成一定的打击。
     
太平洋副高的中心5958gpm,在日本以东的洋面上。在远洋,副高的势力甚至越过50°N。但是,在东亚,副高的北界仍然在30°N附近。在太平洋中的高空冷涡至少有一个-7℃的冷心体现。大致来看,副高有断裂出远洋的东环和东亚陆地的西环的趋势。这将在后期导致我的路径的变数。
     
夏季风沿着副高的西部边缘大举进入东亚内陆,主要影响南方。梅雨锋大致在副高的北界附近,因而梅雨带维持在30°N的大陆,也就是长江沿岸。如果运气够好,我的到来,有希望促成江南出梅;如果运气够差的话,那么我西行到登陆后转向,反而会引爆夏季风,从而更为加剧中国南方的洪涝形势。如果天佑中国的话,我宁可希望我在南海会向偏北的方向移动。
更多图片 小图 大图
组图打开中,请稍候......
发表于 2010-7-14 12:27 | 显示全部楼层
很生动 很精彩
发表于 2010-7-14 14:36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现在就像一只海龟,甩掉了赖以护体的龟壳,挣扎着转向北方游去,望着身后向西逐渐远去的龟壳,前路漫漫,恶劣的环境能容许你一路裸奔到遥远的广东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世纪气象云 | | | 关于我们

GMT+8, 2019-5-24 00:09 , Processed in 0.11116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