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气象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查看: 18571|回复: 89
收起左侧

[学习交流] 原创恶搞小说:NA岛命案(已全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3-1 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NA岛命案(Cases on the NA island)

写在开头:本篇为恶搞之作,并非侦探或悬疑小说;恶搞对象请勿对号入座。情节如有雷同,纯属恶搞或虚构。

yzli)精心出品。构思时间为20092月末。完稿时间为200932日。

已全篇发出,目录如下:

目录

序……1楼
节1……2楼
节2……2楼
节3……6楼
节4……10楼
节5……12楼
节6……16楼
节7……20楼
节8……23楼
节9……24楼
节10……29楼
节11……34楼
节12……38楼
节13……41楼
节14……47楼
节15……49楼
作者的话……50楼

我是气象爱好者协会的一员。得到著名的协会会长、俗称僵尸王老大的Zombie(宗拜)君的邀请,我和协会的其他若干个成员一起集合,准备到他名下的NA岛去度假。这个年头气候很异常,到得现在这个夏天,异常的炎热。到这个海岛来,也不失为避暑的好选择。而且,我曾经得到过私人邀请,去过那个岛,当时印象很好。据说也有其他协会成员应邀去过那个岛。不过,这次邀请的人数之多是之前不曾有的。这个邀请吸引了包括我在内的十一个气象迷赴会。

除了我之外,其他人分别是:Waiz君,鄂斯君,西卡达君,Len Len君,欧德西君,达特茅斯君,西西杰埃勒、西西米米兄弟,舍斯第云君,皮格君。(PS:作者的言外话,想想原型是谁。)

顺便一提,所有人都是男性。这是理所当然的,在世人眼中,气象迷好像都神经不正常一样;在这样的一个特殊的人数不多的群体里,女性更少了。当然,要研究起来,这还是非常地有趣的一个问题。

我们乘坐“熊出没”号游轮出海。船长是有名的人物,叫做维尼熊(Venihim)。或许有人奇怪为什么词根-him被翻译成“熊”。答案是这个是潮汕话“熊”的读音,差不多是一模一样的,呵呵。

[ 本帖最后由 yz0330 于 2009-3-2 16:24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9-3-1 10:53 | 显示全部楼层
1.杀人游戏(Killers Games)

在船开往NA岛上的漫长旅途中,很快熟悉了海景的大家都兴致缺缺。要去的那个岛虽然是避暑的好去处,但是跟外地的通信却几乎是最原始的状态——只有通过船只往来。什么电啊、电话啊、手机啊、电脑啊、网络啊之类的东西,统统都没有。想想到岛上之后可能会很无聊,我们中的不少人都兴致缺缺,一副很不爽的样子。

这个时候,维尼熊君提议玩杀人游戏。一下子大家群起响应,非常踊跃。包括维尼熊船长在内,所有人都参加了——不过具体参与的人只有11人,因为维尼熊船长被“推”为裁判,不得直接介入。虽然很不爽,但是他被迫答应了。

规则很简单,一个裁判,仿佛游戏中的“神”一样,知道所有情况,但是不能泄露任何音讯;然后有两个杀手,两个警察,还有十一减二再减二等于七个平民。在裁判宣布“天黑了大家请闭眼”之后,所有人闭上眼睛。然后是杀手环节,杀手睁眼,两人指认确认杀死一个人。而后是警察环节,杀手闭眼,警察睁眼,并随意指认一个人。裁判会示意所指的人是或者不是杀手,而后警察闭眼。然后裁判宣布“天亮了大家请睁眼”,所有人都睁眼,被杀手指认的人就“被杀”了。然后生存者都发表意见认为谁是杀手,一轮发言完毕之后举手表决认为谁是杀手。多数意见认为是杀手的人将被杀(不管他是不是杀手)。第一个被杀的平民和第一个被判决是杀手而被杀的人可以发表遗言,说出他认为谁是凶手;但是随后被杀的人就没有发言机会了。凡是被杀的人,必须置身事外,虽然在下来的环节可以一直睁眼,但是即便知道了杀手也不能发出任何示意。游戏一直这么循环,直到要么杀手死光(警察胜利),要么警察死光或平民死光(杀手胜利),游戏结束。
规则简单,但是操作起来可以让人忘记时间,因为非常有趣。人数越多,则越好玩;甚至还有更多杀手和更多警察的情形。不过我们按照常规玩法,还是玩得不亦乐乎,一直玩到了抵达NA岛。

游戏虽然有趣,但是如果描述具体攻防情况,参与者会很爽,但是旁听者则可能会昏昏欲睡。所以在此我不展开具体战况,任大家细想过程。

其中比较精彩的几场大致如下:两个杀手,一个是被我们公认为是侦探的不二人选的欧德西,另一个是冷静的舍斯第云,结果两个警察外加三个平民(很不幸,其中有我)都被干掉了,而杀手一个没死,完胜;有一盘则更激烈到最后剩下一个杀手、一个警察、一个平民,最后还是杀手赢了,结果“已死者”都痛扁最后剩下的“平民” 鄂斯;还有一局,死到只剩一个平民的时候,两个警察和两个杀手竟然都没死过。

当然,也有很无聊的几盘。比如我当杀手的一盘,才杀了两个人我和队友Waiz就被灭了;再如我当警察的一盘,队友和我指认出的一个杀手被灭,这个时候我投票表决被杀了,真是令人气愤。最讨厌的就是那个无聊的西卡达,真如cicada那种讨厌的蝉一样,老是针对我,动不动就指认我是凶手,真是气死我了。

不过关系好的人之间有时候竟然也会互相残杀,这可是超乎等闲的考虑哦。

“这种游戏真是太无聊了。”某个人心里想到,但是还是装作很投入的样子,“真正的案件,不是这么儿戏地容易和简单的;真正的世界,杀手也绝不是表决可以杀死的。”


2.上岛(Arrived at the island)

终于到NA岛了。谢过了维尼熊船长,嘱咐他十天之后回来载我们回去,带上我们准备的些许食物和衣物,我们上岛了。而维尼熊船长乘船归去。

这其实是一个很大的岛,足有一平方公里那么大。岛上很难得有淡水,而Zombie老大的馆子就建在淡水水源附近,在岛的西侧一带。我去过馆子里,那里有十间客房,主人的大厅和住房则很大。岛上没电,不过有自来水。

岛上难得地有不少很好的景观。有林子,有草地,有悬崖,有花卉,有溪流。通过一道幽深的小石路,我们走着走着来到馆子的前面。虽然我们之中有人来过这里,但是还是有不少人没来过,所以有不少人都在赞叹,这么偏僻的岛上能建成这样的建筑物,真是难得。当初要建设的时候的花费,单是运到这个岛上的运费就很巨大了。不过其实我知道,这个岛虽然现在是Zombie老大的名下,却是他从另一个曾经很豪富的家族那里买下的,他并非原主。不过即便如此,那个曾经豪富的家族当年豪富的情况,还是可以想见一斑。

很奇怪的是主人居然没有出来迎接我们,这和前次我来的时候不同。大家都有些奇怪,欧德西试着敲门,可是门一推就开了,里面阴森森的。

Len Len打哈哈道:“嘿,有点灵异的感觉嘛。”某几个看过某些恐怖片而感到害怕的人现在不禁颤抖,我是其中一个。皮格猛地拍了我的肩膀一下,吓了我一跳。他嘿嘿说道:“某君,感觉如何?”我没有回答,脸色应该是在发白吧。

欧德西说:“我们进去吧。”于是大家鱼贯而入。虽然感觉不是很好,但是这里有十一个人呢,怕什么?只是我忽然想到自己曾读过的某些推理小说,忽然想起,现在这个孤岛,难道不正是……

传说中的暴风雪山庄模式?!难道下来的会是……

大厅没人。有十个客房,东西两两相对,不过间隔很长,中间更是隔了墙壁。换句话说,仅仅是方位相对而已,如果东边客房有人出没,西边是不知道的。每个客房都没上锁,钥匙插在门锁上。这是惯例,岛上没有他人,不必防盗;不过若是有客人入住,钥匙就由他们保管,虽然是个形式,但是令人安心——顺便一说,来过的我知道,这钥匙是独一无二的——至少在这个岛上是独一无二的,一把钥匙对应一个门。

馆子门是石制的,只有窗户是玻璃(废话)。每间房间的窗子都在很高的位置,窗户也很小,一般来说,成年人带好钥匙进了屋子上了锁,基本就安全了。而我们这帮人中,没有一个是小孩子。虽然这不算典型密室,不过在这个岛上也差不多了吧,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就曾这么想过。

秘道?这样的东西,在这样一个孤岛上有么?即便是有,至少我不知道。

每间客房大家都看了,貌似还是没人。我们只有主动寻找到主人的住房了。门也是没上锁,钥匙插在锁上。我们就推门而入,眼前的场景让所有人都惊呆了。

房子里面现在什么都没有,除了一副石棺材。Zombie老大的相片,加了框挂在墙壁上面。是黑白相片,活像遗像一样。此外,别无一物。这和我第一次来的情况截然不同。

“……”所有人目目相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怎么可能?!”Waiz说道,大家都有同感。“怎么可能Zombie老大死了?那是谁发邀请让我们过来这里的???”

一时间大家心头都仿佛蒙上一层阴影。怎么回事?

好会儿,Len Len才强笑道:“僵尸王当然是睡棺材的吧,想必如此。”

突然,舍斯第云哈哈大笑,说:“一定是Zombie老大和我们开玩笑嘛,他怎么可能死了呢?我敢打赌这棺材里一定没有东西。”这么一说大家才有些放开,不过谁去开棺……检验呢?

最后还是最壮的欧德西和Len Len合力请开棺板。胆大的人往里面一看,嘿,果真什么都没有,只有空气。

于是大家哈哈大笑,不过其中某个人心中暗暗想道:“这样的真是开玩笑么?即便是开玩笑,Zombie老大哪去了??!”

差不多与此同时——不过岛上的人是不会知道的——“熊出没”号游轮竟然在返程中发生了强烈的爆炸。爆炸的剧烈,使得船没过多久,就此沉没。这么强烈的爆炸,船上人还有生还的可能么?

[ 本帖最后由 yz0330 于 2009-3-2 16:24 编辑 ]
发表于 2009-3-1 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怜的“熊出没”号的老板一开场就去喂鱼去了h:01
发表于 2009-3-1 11:43 | 显示全部楼层
要不要竞猜,牺牲者和最后幸存的人分别有哪些呢?嘿嘿。h:03

PS:完全猜对的,奖励100金钱和5个威望、5个含金量。但是有一点猜错的就没,全或无。
发表于 2009-3-1 12:17 | 显示全部楼层
Zombie估计就是最大的坏蛋,把我们哄到岛上去后当点心吃掉...因为他岛上已经没有吃的了,他破产了:y7
 楼主| 发表于 2009-3-1 12:21 | 显示全部楼层
3.游岛(Travelled the island)

大家认定Zombie老大是躲起来了,于是大家兴致勃勃地游岛,并且打算把Zombie老大从岛上挖出来。大家各自选定了一个房间,西西兄弟合一个房间的话正好十个,各自带上了独自的钥匙,将行李放在房间内,然后锁门出行。大家兴致都很高,从馆子出发,先到最近的西北侧的悬崖。


这个悬崖很吸引人的注意力。崖上竟然满地野草,不符合通常这些险恶的地方寸草不生的印象。不过话说回来也满正常的,这里毕竟是一个亚热带的海岛,而悬崖和崖下的落差也不过八十来米,虽然掉下去基本应该是性命不存。

Len Len说道:“按照武侠小说的套路,掉下去还是能生还的,只要你是主角。”皮格半开玩笑地说道:“那你掉下去试试。”“切,”Len Len说,“我才没那么笨呢。”


西西米米指着崖边突出的一角那块石头说:“看,那个突出去的角,从这里可以看得到海,莫不是这里就是‘海角’?” 达特茅斯说:“可惜有海角,没有‘七号’。” 西西杰埃勒说:“不过有崖诶,只是不知道天在哪里,难道在天上?”Waiz说:“有没有注意到地上那不长草的地方?”这句话把大家的吸引力都转移到了地上,果然看到虽然满地是草,却有三处地方没长草,而且有趣的是这三个地方是三条一样长的平行的直线,露出泥土。这好像是绿色的画板上的一个褐色的“三”字。


Waiz说:“这就是‘天’了。”鄂斯反驳说:“这明明是‘三’字嘛。”我插嘴道:“‘三’这个汉字上中下三横是等长的么?”鄂斯无语。Waiz接着说:“没错。这不是‘三’字,而是八卦中的‘乾’卦,是三条长线。乾就是天,这个就代表天。这是天,这是崖,这是海,这是‘角’,所以这里的寓意就是‘天涯海角’,虽然不是和海南那个景点一样,但是也是有一定意境的。”


我插嘴道:“你还漏了。”我指着地上的草,说:“这是芳草。这里的寓意还有‘天涯芳草’君。”

“哦!”众人大悟,不禁都想起了著名的神秘的但又无故人间蒸发的可敬的天涯芳草君。

这个时候鄂斯偷偷地问我:“某君,你好厉害啊,不过为什么你要大家叫你‘某君’呢?”

我耐心地答道:“我说过,‘现在,我知道我仅是一个热带低气压。但是,我坚信有一天我将是一个猛烈台风。’所以我就以‘猛烈な’励志,它的日语发音是‘mou re tsu na’,就取第一个音自号‘某’君。”“哦!”鄂斯恍然大悟地说。


西西杰埃勒站到“海角之石”上面,好奇地往下望,说:“下面是什么?哇哦!”

众人好奇,有不少人跟上去看——不过我不敢,因为我有恐高症。

据说,崖下竟然不是海,是一片很险峻的沙滩。当然如果做自由落体运动的话,相信结局会很悲惨。只是立即有军事爱好者在商议,如果从这面攻击这个岛,虽然这里格外险峻,不过出乎守卫者的意料,有奇袭成功的可能。

不过好像大家都忘了,我们出来是找Zombie老大的。


Len Len说:“这里应该是全岛风速最爽的地方了,如果来台风的话……”众人都不禁遐想。欧德西泼冷水说:“可惜现在是盛夏,万恶的副高控制下,白天一点风都没有。”这么说大家突然都感觉好热,抬头一看太阳火辣着。好容易才收住心,大家畅游全岛。


下来的溪流、花卉都没有引起我们过多的欣赏。毕竟大家都不是女人,没有太多的欣赏所谓“浪漫”的意识。倒是小林子这里引起一波游兴小高潮,这里可是乘凉的好去处。另外,全岛现在最可能藏着Zombie老大的地方正是这里——如果他在这个岛上的话。


不过我们快翻遍这片小林子,也没有找到个人影。“真奇怪!”不少人都说。舍斯第云装着发出阴森森的话说:“僵尸王嘛,一定是夜间才出没的。”这个时候,大家都认为Zombie老大一定是躲在哪里,不过太不够意思了,把人邀请来,却自己躲起来,什么主人嘛!


某个人这时想:“现在还不觉得恐怖??看来大家推理小说看得太少了。下来可不就是……”


预告1:下节名称“第一个牺牲者”
发表于 2009-3-1 13:0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我会在一半的时候挂了:y1
发表于 2009-3-1 14:11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物巨难猜= =

只看懂维尼熊、那个僵尸王Zombie(将臣)和Len Len(铃铃)。
 楼主| 发表于 2009-3-1 14:17 | 显示全部楼层
嘻嘻,有些错估了情节的进展程度,以为用不多的文字可以迅速拓展剧情,不想我错了……

第4节马上送上,不过“第二个牺牲者”的情节,暂时推后到第6节。第5节是发现和推理。
 楼主| 发表于 2009-3-1 14:34 | 显示全部楼层
4.第一个牺牲者(First Death)

天色渐暗,大家回馆。这个时候发现岛上没电是很痛苦的事情,好像回到了原始时代一样。厨房是有,不过貌似要烧东西的话,必须去砍柴。“三个和尚”没水喝的道理大家都明白,何况现在有十一个人。好在有最年长也有公信力的欧德西来动员组织,他的说辞是大家砍柴一起篝火,于是群起响应。

天色渐黑,天地间仿佛陷入了无尽的黑暗。然而这里的星空很美,大家都似乎没见过一般地不住赞叹。平心而论,这里虽然显得原始,但是从都市过来的我们,却感到十分新奇和新鲜。即便是已经来到过这里的我,还是沉浸在现在还依旧美好的氛围之中。


而后不知是谁提议围着篝火,边吃带来的食物,边说恐怖故事。见鬼的主意,但是多数人同意,无奈的我只有服从,然后让大家见笑我的脸色发白。

说着说着,氛围渐渐变得恐怖。Len Len突然说道:“你们说要是我们这次来回不去了,或者说再没有船来接我们回去了,会怎样?”突然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沉寂了。欧德西抽了Len Len一下,喝道:“乌鸦嘴!”白天里隐藏着的不安情绪好像突然蔓延开来,篝火玩不下去了。“真是‘谣言Len!”我听到有个熟悉的声音说,一时想不起是谁。


大家有点败兴而散,各自回房。Zombie老大还是没有出现,大家的心都不禁有点沉甸甸的。由于想上厕所,我先是拿着岛上必备的蜡烛,到公厕去解决。这里只有一处公厕,不过排泄系统和馆子一样经久,公厕里并没有特殊的气味。“要是突然大家都拉肚子了,可不是很有趣?”我恶意地想到。上完厕所,我回房,将石头门上了锁——其实我也猜得出大家的动作和我差不多,都会上了锁的,因为这里的氛围格外诡异。

暗夜。暗夜里有没有幽灵在出没呢?如果有,会不会如同Zombie这个词一样,是僵尸呢?我恐怖地一个人在房间里想着。


仿佛无事。整个岛上似乎都是一片死寂。这个地方,连蝉都没有;不知名的昆虫是有,不过不会叫,所以这是一个静夜。

黑暗中突然出现了一道闪烁的光明。这是摇摇晃晃的烛火。一个矮小的身影蜷缩着颤巍巍地走着向公厕走去。“早知道我先上厕所了。”他喃喃说道,进入了厕所。这样的夜里,即便是走几步路到公厕,似乎都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刚进入厕所,光亮突然灭了。一声闷哼,好像有什么东西掉在地上。然后,又是一片死寂。

一个暗影松了一口气,心里说道:“第一个。是他。”

黑暗仿佛统治着整个世界。

黎明前的黑暗是最深邃的。然后,天色转亮,白昼降临。

不过好像大家都懒洋洋的,一直到接近十点才出来。也不知道昨晚过了什么夜生活,在这个没有电脑和网络的地方,居然也好像都很晚睡的样子。

大家陆续在大厅中集合,互相道早。大家在打赌,谁会是最后一只懒猪。我猜的皮格君竟然在我猜是他的下一分钟出现,差点没把我气死。

没有人猜鄂斯,结果没有人猜中。

“竟然不是懒猪最后醒,”舍斯第云说道,“竟然是鄂斯最后醒,哦不,现在还在死猪,真是少见啊。”没一个人赢就真没意思了,大家决定将这一次荣升“懒猪”的鄂斯叫醒。

没想到,门竟然叫不开。蓦地大家都猛然察觉不对劲,有些慌了。

欧德西道:“钥匙是独一无二的,只能破门了么?”舍斯第云说:“还是有窗户的,虽然高了些,但是叠两个人可以看到房间里面!”欧德西当机立断,叫Len Len踩他肩膀去看房里的情况——这很正常,因为Len Len这个家伙最高。结果Len Len往鄂斯的客房里一看,惊叫道:“里面没人!!”


虽然被大家戏谑为“谣言Len”,但是他这次说的话大家都相信了。不安的感觉在每个人心头蔓延。西西米米说:“我们大家一起去找!这个岛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大家最好都别分开!”


于是大家一齐锁好自己的房门,饭都顾不得吃,马上出去搜索。

[ 本帖最后由 yz0330 于 2009-3-2 11:54 编辑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世纪气象云  | | | 关于我们

GMT+8, 2019-3-25 23:45 , Processed in 0.091101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