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气象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756|回复: 0
收起左侧

[回顾分析] 9403:再建方舟,为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2-28 15: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篇东西从我在TYF发表到现在已经有半年的时间了,但当时这篇文章在21cma这里发表后不久竟无故被5d6d的管理员删了,因此这篇东西一直被搁置.....恰巧刚才在硬盘找回这篇文章的发表稿,现在补回~~




9403:再建方舟,为谁?
——9403号强热带风暴RUSS(羅丝)暨华南世纪洪灾十四年祭
JTWC:55KT 984hPa  JMA:50KT 985hPa HKO:55KT CWB:28M/S  CMA:30M/S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初夏蝉鸣,泥土散发着梦一般的清香。雨花绽放,江边乡舍奏响着魂断般的渔歌。江水东去,龙舟荡起阵阵涟漪。西南风至,南粤大地挥之不去的梦魇。

  ——这,是南粤大地的6月。

  云在天空徘徊,雨在地上搏击。江水泛滥在大地,人们哭泣在心头。

  ——这,是华南94年的6月。

  逝者如斯,翻开历史的书卷,回顾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蓦然回首,谁断千万人之肠,谁伤千万人之心?羅丝么?不,西南季风也!

  暴雨没日没夜地下,江水不紧不慢地涨。终于,他冲破了大堤,粤北淹了,粤西淹了,珠三角淹了。上百个乡镇被洪水蹂躏了,数十万的人无家可归了,成百亿的金钱付诸东流了,不计其数的人心碎了。

  …………

  又是厄尔尼诺,93年底,发生了。又是春季,厄尔尼诺发展到顶峰。我们熟悉的2005、1997这些华南洪灾的年份,都是厄尔尼诺年。1994也不例外,但这次,带来洪水的是不仅是西南季风,还有RUSS,南海季风槽内孕育出来的TC......

  一切来的那么的自然,冷空气的南下让5月那一次暴雨的帷幕落下,梅雨锋被南压到南海北部,丝带一般将大陆和海洋气团分开。

  南半球活跃的冷空气,如常地推动着南亚西南季风的“涡轮”旋转——南印度洋、索马里近海、阿拉伯海、孟加拉湾、中南半岛、南海。西南季风就此年复一年地让龙舟水涨涨落落,然而94年的西南季风却比往常都猛......

  …………

  5月下旬初,南海东南部,这是悲惨的TD 04W的质问:“西北太平洋孕育了我,但前方的菲律宾群岛让我魂断南海,为什么我就要消散在南海的强风切中?”殒命的它在南海游荡,寻找着借尸还魂的机会。

  “是你这陆地让我光明的前途尽毁的,我可以有7年前BETTY般在南海的爆发,也可以有34年前MARY般的登陆香港而名垂千史。凭什么,凭什么啊?”它怒号着,似乎梅雨锋听到了他的呼唤,在清风鹤戾中,一个LLCC逐渐在梅雨锋的末端形成。

  机会来了吗,它不禁暗自欢喜。西风槽的东移,南海的风切慢慢减弱,西南季风的加入,环境的转好,这个LLCC开始发展。6月4日,JTWC顺利将它升格为05W。在西南季风的推动下,在香港以南290KM的05W缓慢的向东北偏东移动。当天,一个美丽的名字降临到05W的身上——RUSS。

  “重生了?没有东北季风和西南季风的辐合,哪有我的重生啊!西南季风、梅雨锋,感谢你们。你们创造了我的奇迹,我也必将创造一个奇迹!”世界环境日的朝阳照亮在RUSS的身上,此时的她,已经开始发展云卷风眼。青藏高压给了她飘飘的长发——台母,向南的高层流出通道畅通阻,低层西南季风汇入,CISK机制完美启动。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正当RUSS在南海——华南的家门口——翩翩起舞之时,南粤大地上端午的气氛已渐行渐浓,农家妇女忙着在六月难得的阳光下采摘棕叶,龙舟也准备拿出竞渡。在天朗气清的传统佳节前,见惯台风的人们是多么容易忽视RUSS外围的下沉气流的警示啊,也许HKO在5号上午发出的一号风球在努力地暗示着什么。

  而西北太平洋上,副高似乎也蠢蠢欲动。东海-台湾的梅雨锋减弱,西风槽浅化东移,东亚的中纬度西风竟平直起来,副高竟在6月5日获得一个西伸北抬的空间。西脊如绣花一般巧妙地嵌入RUSS和西风带之间。

  已经东移到东沙附近的RUSS在副高推动下反而掉头西移。尽管西南季风有所减弱,但这却给了RUSS一个紧缩环流的机会。5日,RUSS达到了她的巅峰,CMA的30m/s,HKO、CWB的55kts,JMA的50kts,JTWC的55kts。是的,这个数值的确让人沮丧,俨然是一个水货风暴……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南海环境有限,我尽力了。我承认我拥有的只是一个很水的强度,但我可以自信地‘水’下去,终有一天我会让你们知道‘水’其实也是很可怕的!”

  维持了1天的STS强度,RUSS开始走下坡。7日,云卷风眼崩溃,对流切离越来越明显,然而RUSS已经不在乎。西南季风的加强,云卷风眼再次开始组织,但她着手的已是汲取西南季风的水汽,其环流已是其形成时的两倍,强风(6级)圈半径300KM,从香港到海南沿海都处于其中。毫无疑问,3号强风信号发出。

  此时的RUSS已经西移到海南岛以东近海,转为南北向的副高预示着RUSS的北上,雷州半岛首当其冲。更可怕的是,RUSS缓慢的步伐让风雨持续的时间大大加长。

  拖着累赘的身躯,RUSS以STS的强度在8日中午11:50登陆徐闻东部,并在下午3:30在湛江北部再次登陆。湛江测得9~10级的持续风力,阵风11级。

  夏蝉失去嘶叫的动力,江边芭蕉惹骤雨,千里波涛随风而起,寻常巷陌顿失人气。狂风暴雨之中,人们迎接端午的风流早被雨打风吹去。

  面对RUSS的登陆,人们不禁长叹一口气——抗台终于告一段落了。

  …………

  “哼,真的完了吗?是的,也许抗台真的完了,但这仅仅是你们抗洪的开始!你们好自为之吧!”

  粤西南地区,山清水秀,鉴江、罗江、袂花江静静地滋润着这片一望无际的土地。江水流经一条又一条的村庄,毫不吝啬地将一股股清流贡献给农民们,庄稼在鉴江及其支流的灌溉下茂盛地生长。于是初夏的西南风中,稻田一片翠绿,荔枝渐红龙眼花开,杨梅泛着淡淡的红色忧伤,亚热带风情无声地渗透在空气间。

  然而,正是这个造福粤西南人们的鉴江,在RUSS之下却成了祸害千家万户的孽根

  不幸的是,RUSS登陆当天,东北地区的冷涡转竖东移,弱冷南下。本已狂暴的暴风雨在弱冷的抬升作用下变本加厉。与此同时,月下点几乎每日中午至下午都通过RUSS之上,引潮力共振减压作用又加剧了暴雨的灾害。种种不利因素的耦合下,粤西南——这片富饶的土地一日之内尽成泽国。

  不过是8~10日3天,广东全境普降暴雨,而湛江、茂名一下就是大暴雨甚至特大暴雨,且连下3天,仅9日一天内廉江雨量竟达524mm,鹤地水库408mm,长湾河水库493mm。8~9日总雨量湛江的340mm、海康的319mm、廉江的676mm、遂溪杨柑镇的1065mm,这一个个骇人的数字后面无疑是一场可怕的洪灾。

  鉴江流域并没有西江北江那样的宽广,但正因它的狭小使得RUSS的所有降雨能汇聚成强大的洪峰,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横扫沿海平原。

  上游廉江市九洲江缸瓦窑站6月8日水位从3.31m起涨,至10日6时水位涨至8.99m,比1906年历史最高水位(9.18m)仅低0.19m,为本世纪以来第2大洪水。看着2天内飞涨5.68米的母亲河,人们只能瞠目结舌,谁会想到养育自己的清流顷刻间吞噬自己的家园呢?

  鉴江和罗江交汇在美丽的化州县城(笔者的家乡),两股洪水的叠加让这脆弱的小城陷入围困中。鉴江化州水文站11日6时洪峰水位14.78米,超警戒水位1.48米,十八年前洪魔的身影赫然而立。千钧一发之际,河堤挺住了洪魔。否则老一辈人记忆中那洪水满城,道路行船的一幕又将上演。然而,沿江的村庄却无法幸免。

  昔日芳草萋萋的沙洲,早被江水吞噬,江边村舍如同方舟一般荡漾在天地间。仅化州县内,21个镇无可避免地受灾,受灾人口99万多,500个村庄有14.4万多人被围困。据亲历者回忆,积水最深处竟达4米多,时间长达5天之久。更可怕的是,全市多处城镇停电,通讯中断,多数公路被洪水和倒塌断裂的树木阻塞。暗夜里,只有电光闪烁,暴雨倾盆,亮上一盏小小的白炽灯竟成了遥不可及的奢望。村舍的房顶上,村民们等待那远方的救援......

  RUSS的另一只魔手伸向了珠三角,南海市-广州白云区出现龙卷风,直径50~90米的龙卷风横扫25km。损失数字不必多说,且看人们的描述:农贸市场搭棚棚顶铝板与钢架折纸般逆时针扭折在一起;工地上几十吨重的打桩机被刮倒;5t重汽车被卷起2m高;体重约65kg的青年被卷上十几米高,跨越马路,甩到距工地100m的高压线上,掉下来摔死

  …………

  9日,疲惫不堪的RUSS最终并入了新的梅雨锋,10日东北移到浙江出海,袭击日本。RUSS的生命完结了,但她引进的西南季风持续停留在华南地区,噩梦继续蔓延......

  RUSS消逝以后,西风波动一直频繁,极涡南下,高纬先后经历两槽一脊、两脊一槽的变化,中纬西风短波不断东传。而西南季风从未停歇,副高又恰到好处地将东南气流送抵广东,形成低空急流。冷暖空气在华南强烈交锋,持久的暴雨拉开序幕......

  从8日到19日,广东全境暴雨,主要降水过程分别为8~9日、11~13日和16~19日,除鉴江流域,北江西江也发生了历史罕见的洪水。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三次暴雨下,北江出现全流域暴雨。由于暴雨区移动与洪水传播方向大致相同,加上北江水系呈叶脉状分布,有利于干、支流洪水的遭遇和叠加,形成了干流下游峰高量大的洪水。横石水文站19日8时出现了23.91米的洪峰水位,仅次于1915年的大洪水位居世纪第二。洪峰流量1.75万立方米/秒略小于“82-5”洪水的1.78万立方米/秒,但洪量远大于“82-5”,近50年一遇。

  韶关、乐昌、曲江、始兴、仁化、南雄、封开、郁南、德庆等15个城市受洪水淹浸,水深2~3米,最深处竟有4米。清远市是重灾区,所有县乡镇无一幸免房屋倒塌江河决口洪泽农田,损失34.28亿元。所幸的是,军民分离抢险下,北江大堤守住了,否则清远将面目全非。当我们在惊叹06年碧利斯引起的北江大洪水时,又有谁能记起RUSS——94年的北江呢?

  西江虽然没有北江般的疯狂,但广阔的流域面积当然蓄积了不小的洪水。20日1时西江洪峰通过高要水文站,与北江洪峰通过清远水文站的时间仅仅相差3个小时,两江洪水近乎同时在佛山市交汇,高水位长时间持续,退水相当缓慢。珠三角河网统统包围着一个又一个联围。江门、顺德容奇水位均超过历史实测最高值。

  天佑南粤,军民齐动员下,西、北江下游和珠三角重要堤围无一溃决。但珠三角围内积水仍然造成严重内涝,中山围内积水1米多,虽未崩一条堤围,但内涝灾害造成损失多达7亿元。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

  气象局的人员焦急地等待暴雨结束,要么副高北跳,要么冷空气南移。直到19日,黄淮地区的切低才东移加深,冷空气主力终于经两广进入海面,暴雨告一段落。

  “94-6”洪水中死亡145人,无家可归者24万人,受灾农作物26万公顷,直接经济损失达102亿元。官方的统计数据,我们已经无从考证,但可以肯定的是,RUSS—“94-6”的确断了千万人之肠,伤了千万人之心。

  终于,RUSS以“94-6”大洪水烙在华南的历史中。鉴江、西江、北江的世纪洪水,不计其数的伤亡损失生死离别,好痛。虽然最近的“05-6”“06-7”洪灾甚至可能超过了“94?6”(笔者无意仔细考究),但是历史终究是历史,20世纪华南洪灾,RUSS—“94-6”当之无愧。

  新的世纪,旧事重提,未免让人哀伤。回首过去,华南,乃至全国都是多灾多难的。2008年,我们很痛,雪灾,XZ问题,地震,还有正在发生的洪涝都提醒着我们——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雪灾,老天不会提前告诉每一个人,地震异常,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察觉到,暴雨洪涝,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提前预知。所以我们每一个人都必须有一颗时刻准备着的心,生命很可贵,莫非你和我都希望成为灾难中的遇难者吗?

  曾经,广东发生过一场世纪洪灾,未来的某一个时刻,同样的洪灾将可能发生在任何一个地方。现代,也许不用像诺亚那样做方舟避洪水,但是我们更应该建立一个心灵的方舟。大灾面前从容应对,科学自救互救,大灾过后痛定思痛,团结重建,这就是我们应该再建的方舟,一个永不沉没的方舟!

  如今再建方舟,为谁?

——写于2008年6月8日
幻翼の勇者


天涯芳草的补充:
9403号强热带风暴的洪涝灾害远不止此。当年整个华南全部陷入洪魔之中,西江(05年洪水的流量超过了它,但洪峰水位不如)、北江(在2006年被BILIS所超过)、湘江出现建国后的最大洪水,赣江出现建国后第二位大洪水。有不完全统计超过6000万人受灾,超过600人遇难,房屋倒塌至少400-500万间,其严重程度比9417的风暴潮有过之而无不及。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世纪气象云 | | | 关于我们

GMT+8, 2019-5-23 23:00 , Processed in 0.10543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