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气象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查看: 3290|回复: 3
收起左侧

[学习交流] 笔者的简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0-25 12: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笔者的简历
    少年时期的我:贪玩儿,是我小时的一个特点。有一次,我在上课时间,与一位同学用菇娘打着玩儿,因此,我们俩人曾受到过X老师的体罚。X老师对我们俩人的体罚并不狠:即用一个尺状板条儿拍打了一下我们俩人的手掌。然而,我的那位同学却哭了起来。大家想一想:那时,我们俩人的年龄能有多大?还有一次,我在上课时间玩儿弄橡棋子——入了迷(已是小学五年级的学生),因此,当X老师走到我的身旁时,竟没被我觉察到,故气得X老师用手狠狠地把我书桌里的橡棋子扫到地上。X老师的这种粗暴行为,至今我没忘记。我在学校读书时,没写过作业。由于我的父、母均是文盲,因此,他们也不过问这件事儿。有一次,我母亲笑嘻嘻地对我说:你看人家,你能考上中学吗?这位人家,与我是同年级的一名女学生。放学后,她几乎天天坐在李子树下看书、写作业。然而,她却没考上中学。而我这位天天不写作业之者却考上了中学。——这是否违背了科学法则呢?话再续前:那时,能考上中学,可不是一个小的新闻:当时,我们班共有四十余名学生,而考上中学的仅有十余名。当我得到学校的录取通知书时,我的心格外兴奋、激动。——这也是永生难忘的我的历史中的一页。
     一九六一年,我的年龄已步入十三岁(毛岁)。有一次,我走进我的新的邻居的家中:这家一位年过花甲的老人,正坐在北炕檐儿上吸烟。当时给我的感觉:这位老人像似在看屋防贼。他一看来了一个娃娃客,因此,他只动一动自己的脸皮笑了一下。而我也没向这位老人问一个好。这家用纸糊的墙上仍贴着两幅年画儿:一幅是《水漫金山寺》,即一群水妖攻打金山寺的场面。另一幅是《牛郎织女》,即牛郎挑着两个小孩儿去见织女,织女穿着美丽的仙女服飞速喜迎自己的丈夫和小孩儿的动人场面。这两幅年画儿,便成了我与这位老人相谈的主题。我曾向这位老人问过这样一个问题:小孩儿,是怎么来的?我的这一问题,引起这位老人哈哈大笑起来……。我还向这位老人问过这样一个问题:天有多大?因此,这位老人说:“天,没边儿没沿儿。”我走出这家后,看了一会儿周围的天。突然,在我的头脑中闪现出这样一个结论:地,是在空中飘着。大家想一想:天,若没边儿的话,那么,地是否会在空中呢?由于我很相信我的上述这一结论,因此,我对一位我的娃友说:全国人,要是一齐用力蹦的话,地能动弹。我的上述这一结论,听起来很荒唐,但没违背逻辑科学。与同年,我还向一位老大娘问过这样一个问题:明天有没有雨?因此,这位老大娘说:“你看明天有没有雨,得看太阳卡山时的云彩。”因此,我每天都看太阳卡山时的云彩。由于我天天观察太阳卡山时的云彩,因此,我能根据太阳卡山时的云彩,即能判断第二天是否有雨或能下哪一级量的雨。甚至能知道将会出现的雷雨天气。我的上述这一观察,坚持了四十多年之久。这也是我与众不同的表现之一。现在,由于气候出现反常,因此,现在太阳卡山时的云彩,与过去大不一样。
    青年时期的我:一九六六年,是我初中毕业之年,也是我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兴起之年。那年,我国开始实行新的升学政策:即推荐与选拔结合的升学政策。然而,由于文化大革命运动的烈火愈着愈旺,因此,上述升学政策,成为“马歇尔计划”。当时,我们毕业班只有两人未“回校闹革命”。而我是上述两人中的之一。毕业后,我即回农村从事生产队的集体劳动。由于当时我国的文盲覆盖大地,因此,我这个小小的初中毕业生,也能成为农村中的上等人物。进一步说,那时的初中毕业生,比现在的一些大学生还“吃香”。据笔者所知:我们班最次的学生,也当上了生产队的会计。我从八岁开始上山割苕条;十三岁开始挑水、劈柴、编筐、做木工活儿、种小片荒,因此,干农活儿,我能与农夫们齐驱并驾。然而,我总评不上一等分儿。因此,我向一位评委问过:我咋评不上一等分儿呢?这位评委说:“因为你是学生,所以不能给你一等分儿。”大家听一听:这是多么荒唐的原因?但我没与生产队计较这件事儿。当时,生产队的捡粪,是按斤数计算工分儿的,因此,年轻的我,便干起了捡粪这种脏活儿。当时,生产队的一等工分儿,每天是十二分儿。而我每天都能挣三十多分儿。因此,我这个被人小看的学生,却成了生产队的挣分儿之王。我在农村从事生产队的集体劳动时,时常挑起大家的辩论,且能说善辩,因此,有人给我起了一个外号:叫“X博士”。
     当兵时期的我:一九六八年三月七日,我离开了我的家乡——成为部队的一名战士。我刚到部队时,也正是老兵退役之时,因此,部队营房的广播喇叭不断、反复地播放《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这首歌儿。这首歌儿,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哪里需要到哪里去,哪里艰苦哪里安家。祖国让我守边卡呀,扛起枪杆儿我就走,打起背包就出发。”与同年,我们部队来到了辽宁省的黑山县——从事农业劳动。与同年末,我们部队来到了黑山县的薛屯——从事支农工作。我们部队到达薛屯时,能歌善舞的薛屯人民,曾给我们部队演过文艺节目。其中,《献给亲人解放军》这首歌儿的表演唱——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回忆:(1)“不敬青棵酒哇,不打酥油荼呀,也不献哈达,唱上一支心中的歌儿献给亲人金珠玛。索呀拉索献给亲人金珠玛。感谢你们帮我们解锁链那,农奴翻身当家做主人那;感谢你们紧握枪杆保边疆,红色江山万年长呀万呀么万年长啊”。(2)“不敬青棵哇,不打酥油荼呀,也不献哈达,唱上一支心中的歌儿献给亲人金珠玛。索呀拉索献给亲人金珠玛。感谢你们带来了毛主席的书哇,革命真理永远记在心那;感谢你们支左、支工、又支农,文化大革命立新功哇立呀么立新功啊。”
        一九六九年,我们部队又来到了黑龙江省的北大荒——从事开荒、种地的劳动。北大荒的草地,一片连一片,且均是同一种草。在草地中,又生长着一片又一片的天然次生林。草地与林地的边缘,如同刀切那样鲜明——构成了独特的北大荒的自然景象。不知谁编了这么一句话:“北大荒,好地方,又有狍子又有狼,就是没有大姑娘。”北大荒,除狍子、狼多外,还有行走寸步即能见到的“黑瞎子”、野鸡、野兔等多种野生动物。北大荒的杨树又直又高;北大荒的美人树(即白皮桦)到处可见。北大荒的树林中,不仅有能吸引人的野犁,还有丰富的名贵食物——猴头儿(生长在死柞树枝上)。北大荒的河中,不仅鱼多,还有如同林立的河蚌……。我们部队来到北大荒后,我即成为我们连的三排七班的班长。我们班在冬季建路时,曾从事过打眼儿放炮的劳动。我们班有一位叫许振化的战士,他在零下三十多度的北大荒,竟穿衬衣抡大铁锤。有一次,在我的建议下:我们班曾进行过吃饭比赛。那次比赛,我吃了六铁碗饭——大家想一想:当时,我们付出了多么大的体力劳动?由于我在部队表现好,因此,我们连首长想让我当军官。由于我父亲的反对,因此,我曾巧妙拒绝过我们连首长的上述意图——即不写入党申请书。这件事儿,可能成为我们连首长的一个百思不解之谜。在部队当兵时,由于我能说善讲,因此,有人又给我起了一个外号:叫“三排理论家”。一九七一年三月,我离开了部队。我在离开部队时,与其它退役兵的心情一样:再见吧我的首长、战友、部队生活……。
    参加工作时期的我:一九七一年八月九日,我来到了某林场。当时,我是某林场的一名临时性合同工。我到某林场后,即从事森林普查工作。那次森林普查,是由省森林调查大队组织的;是依据航空照片进行的。当时,我们林场共分了两个小分队:一支小分队,由省调查大队的X带队;另一支小分队由我们林场的技术员带队。没干多久,我们林场又增设了一支分队,即由我带领一支小分队。当时,我没感到工作上有什么压力,即圆满地完成了我们林场交给我的上述任务。与同年十月,我代表我们林场参加过我县林业系统在某林场举行的森林普查的汇总工作。
    一九七一年冬,我成为我们林场的山场管理员和山场伙食管理员。有一天,一位车老板对我说:“你们林场主任、技术员有话:小杆儿不合格,不让拉了”。由于我心里有数,因此,我对车老板们说:你们继续装小杆儿,出什么事儿由我负责。我发完车后,便顶着鹅毛大雪来到了某火车站。到站后,我没看见一个人,因此,我一人察看了一下废材堆。当时,被甩出的废材堆积如山。我检测了其中的十三根小杆儿后得知:只有一根小杆儿的弯曲度,略超过有关文件的规定。接着,我到火车站的候车室找到了县木材公司的X某。由于我心中有火,因此,我们俩人虽是初次见面——我也没“客气”。即我开口便问道:你们公司执行的是哪一个文件?X某理直气壮地说:我们执行的是《113号文件》。因此,我又问道:《113号文件》规定的小杆儿的弯曲度不准超过多少? X某说:“不准超过百分之二。”因此,我说:那是蜡杆儿。接着,我把《113号文件》递给了他。此人的脸,立刻红了起来。只脸红不行,即我又把他领到废材堆前,当着他的面,检测了几根不合格的小杆儿……。我们林场主任、技术员(东北林学院毕业)都没打赢的木材官司,却被一个刚来不几天的临时合同工所攻克——大家说:这件事儿能平静吗?即当时,我们的林场沸腾了起来。这一新闻,一直传到县林业局。我们从上述这场木材官司,即能看出当时我的工作水平和我对工作的态度。那年,我们林场共造了五、六百立方米小杆儿——若都造成废材的话怎么得了?在此,我向读者略讲一下当时我的工作水平和我对工作的态度:凡参加造材的社员,我都给他们上过造材课。即给他们讲过造材应遵守的守则:长材,不能短造;优材,不能劣造;木材的弯曲度,不能超出有关文件的规定……。接着,我不断地检查他们的造材:若发现长材短造之者,即予以严厉批评;若发现废材,有一根儿,我即甩扔一根儿;有十根儿,我即甩扔十根儿。因此,那年所造的材,创造了我们林场造材史上的一个最佳。
     一九七三年春,我们林场X主任对我说:“你看看你那一片儿有没有空地,把剩的苗子都栽上。”按我们林场X主任的指示,我在某地找到了几处能造林的荒地。其中,有一处能造林的荒地叫老虎沟。老虎沟的落叶松,是由一群小学五、六年级的学生所栽的(未清理造林地)。在栽树前,我首先让他们看看我栽树的方法,然后,再让他们先栽一会儿。接着,我让他们返工。我检查他们踩得实不实的方法,即用手向上提了树苗。若发现踩得不实的树坑,即让他们回来再踩。因此,有一位学生问我:“你看我踩得实不实?”我过去一看,他踩得比我踩得还实。当时,在栽树上我没让学生们挖大坑。挖大坑:一是劳动量大;二是能降低土壤的湿度。老虎沟的造林取得了一次性的成功,并创造了我们林场造林史上的一个最佳(已进行过多次采伐)。笔者认为,老虎沟造林取得一次性成功的原因还有:树,栽得晚这一条儿。即由于树栽得晚——未遭到冻拔害。
     一九八O年春,我曾当过一天我县全民义务植树的总指挥(即我的“乌纱帽”被摘掉之后)。那天,参加义务植树的人士:有戴大盖儿帽的有穿白衣大褂的还有坐小汽车的……。由于这些人蜂拥而上,因此,在栽树的指导上出现了顾头顾不了尾这一状况。因此,我想出了一个解决上述这一问题的对策。这个对策,就是 “杀鸡,给猴儿看”。即我首先检查了一下县委、县政府所栽的树,然后,我让他们原地坐下——即给他们上栽树课:当我讲到草皮不能填入树坑时,有一位行政人士问我:“草皮烂了,不能顶肥吗?”他的一这蠢话,激怒了我。因此,我反问道:楂子烂了也不能顶肥吗?农夫们怎么不把它趟到垅里呢?。因此,我又向他们讲了一下草皮为什么不能填入树坑的道理。接着,我对他们说:大家都会看你们所栽的树,因此,你们得给大家树立一个好的榜样。当我讲到这里时,有一位行政人士问道:“那怎么办呢?”。因此,我说:好办,即你们把所栽的树苗拔出来后,再栽就可以了。因此,县委、县政府首先给大家做了一个返工的榜样。当我走到山下时,有一位司机吃惊地对我说:“咱们县的X书记也在那里呢。”X书记,当时,是我县一把手。如果我认识X书记的话,或许我能征求一下他的意见。这就是:“不知者无罪”。据笔者所知,我的上述这一行为,也引起过不小的轰动。然而,他们只知其然,却不知其所以然。附言:上述行政人士能指挥千军万马,却不会栽树——这是不是一个不小的政治问题呢?
     一九七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我成为中国共产党党员;一九七三年三月,我被转为国家固定职工。与同年十月,我参加了我县林业系统在某林场举办的“青年干部培训班”。那次培训班,实质是考察班。其考察方法,主要是看上述学员的演讲水平。我曾是“X博士”+“三排理论家”——即我的演讲水平能次吗?青干班结束后,绝大多数学员返回了原单位。唯我和其他几个人被县林业局留下——即把我们推到一线予以考察。
     当官时期的我:一九七五年,我被任命为某林场革命委员会副主任(那年,我二十六毛岁)。某林场,位于松花湖畔——是当时我县最大的国营林场。其年木材生产量,约等于我县其它十一个国营林场年木材生产量的总数。我们从上述这一任命上即能看出:笔者是上述青干班中的“尖子”。那年,我县林业系统共任命三名年轻行政人士。我到某林场后所做的第一件大事,即设计、指挥过某公社的路旁植树工作。那次路旁植树,取得了一次性的成功。那次路旁植树的成功,再次反映了我的工作水平和我对工作的态度。那次植树共走了三步:第一步,建筑路旁植树台;第二步,在某大队举行路旁植树标准现场会;第三步,即保护路旁树木的对策。在此,我向读者讲一下上述对策:我起草了一份文件,在这份文件中我规定:每毁一棵路旁树木——罚款15元(约等于现在的200元);羊,啃一棵路旁树木,罚其主人5元。我把上述文稿,交给了某公社革命委员会。某公社革命委员印发了我所写的上述文件。接着,我下达指示:集中精力查处毁、啃路旁树木的案件。我到某林场后所做的第二件大事儿,即在一个乱砍盗伐最严重的大队,进行过长达三十三天的林业大检查,进一步说,那是一次敲山震虎的大检查。有一天,我的妻兄问我:“听说XX林场来了一个XX主任,绝对厉害,是不是你?”听到这一询问,我吃了一惊:消息,怎能传得这么远呢?下面,我讲讲上述大检查:第一步,首先召开生产队的社员大会。在会上,宣读毛主席亲自签发的《中共中央305号文件》。接着,向社员们宣讲森林的作用。最后,让社员们自报乱砍盗伐问题。在惩处上,自报的从轻;被查出的从重。因此,很多人把盗伐的木材转移到野外;有的人,还把木材埋了起来。第二步,对群众反映强烈、态度生硬之者,则集中到大队——学习、反省、交待问题。第三步,对上述人员的问题,进行内查外调。对全体检查人员的要求是:检查期间不准喝酒,并与社员实行三同:即同吃、同住、同劳动。而我,则不断地检查他们的工作。有一次,我县林业局一把手了解完我们林场的问题后,笑嘻嘻地对我说:“就你是两袖清风啊!”附言:群众的眼睛是亮的;他们不会无中声有。
    历史的悲剧:一九七九年,在我国进行过一场清理“双突干部”的运动。在那场运动中,我被列入双突成员。因此,我的“乌纱帽”被摘了下来。次年,县林业局某负责人,曾与我进行过两次对话。第一次与我对话时,她问我:到某林场当副场长怎么样?——遭到我的拒绝。第二次与我对话时,她问我:到某林业站当站长怎么样?——仍遭到我的拒绝。那么,我为什么拒绝再当官呢?其一,提了灯都难能找到的官,也被清除——这是哪一个朝代的政策?其二,我要的是人格而不是官。即我若再当官的话,那么,我成了什么人?其三,我认为,行政工作,是草士们干不了;蒿士们争;亚乔木们当统帅的工作。即让我当官,如同用金砖铺地——瞎了我这个人材。附言:政治工作,得纳入科学之行列。几千年来的仅凭长官们的一得之见而行政的现象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
    搞科学研究时期的我:我的“乌纱帽”被摘掉之后,我即开始研究大科学。我首先研究的是地球。在研究地球时,我的大脑曾连续运转过几十个小时。因此,社会上传说我得了精神病。这一消息传入我母亲耳中之后,可吓坏了他老人家。因此,我母亲苦苦地求我:不要再搞研究了。我的研究方法有三点与众不同:其一,我看书或资料少。现在,我手中所有的资料,就是一本字典和几本杂志。其二,我研究的方面多。其三,我不断地交换研究。如,今天,我若研究地球的话,那么,明天,我即有可能研究科学法则;上午,我研究政治的话,那么,下午,我即有可能研究人体的生物磁。而目前知识分子们的研究,几乎都是专项研究。这么研究的话,即如同井里的蛤蚂——开阔不了眼界。我不轻易相信书本中的学术观点。如,我研究语言的原因,即是为了揭露学术界中的信口开河问题。目前,在政治、哲学领域——信口开河的问题最严重。在自然科学领域——信口开河的问题也不少。我重视的是事实、观察、考察和逻辑推理。如,《太阳不断进行南、北方向来回运动的原因》一文,即是用逻辑推理所写出来的。通过上述这一科研成果,我又弄清了月亮不断进行南、北方向来回运动的原因。即太阳向北运动时,那么,月亮则向南运动;反之,太阳向南运动时,那么,月亮即向北运动。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是由于地球向下倾斜时,月亮围绕地球运行的轨道未变这一原因所致。因此,太阳南、北方向运动的时间,与月亮南、北方向运动时的时间相等。我研究政治的原因,是由于社会和自然形势逼迫的。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即挥笔写道:在我国,可否实行四个现代化的问题,我们在没有科学论证的情况下,便鼓炮齐呜、摇旗呐喊地开展了起来;我们绝不能走由于自我发展而导致自我灭亡之路;千道理、万道理,比不过生存的道理;这重要、那重要,比不过生命的重要——这才是硬道理呀。于一九九九年,我曾写过《谈谈生命的必需物——淡水资源》一文。这篇文章的序言,我是这么写的:在人口爆炸、科技腾飞的今天,人类社会已面临多种危机。其中,淡水危机已达至眼前,然而,人们依然如故——繁忙于各种建设、经营,沉浸在各种梦幻和享乐之中。为使人们尽快醒悟,早日采取应急对策,故写此篇文章。我因自然问题,曾坐卧不安过。为了让大家尽快觉醒,近十年,我不知写了多少信、文。我还说过这样一句话:严重自然问题的出现,即是晚期。然而,我的努力,如同蚂蚁撼树;我的呼吁,如同蚊蝇呜嗡。——这就是神手难摘空前愚。附言:神手,即智强者;难摘,即难除;空前愚,即过去没有过的愚。进一步说,就是现代愚。暴雷,即很响的雷;能镇,即能除;千女梦,即很多女人在睡觉时所出现的梦。由于女人的体磁呈阴性——故她们的觉睡得虚——易被暴雷所惊醒。暴雷能镇千女梦,是说暴雷的威力(即大自然的威力),远远胜过神手的威力。进一步说,只有暴雷,才能除人们之愚。







吉林省永吉县国营口前林场——中共党员、干部:李龙熙


二OO八年十月二十五日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08-10-25 15:22 | 显示全部楼层
每个生命体在历史长河中都是无限渺小的,但每个努力探索的生命体,都为我们后辈留下一笔丰富的财富。

非常感谢楼主赐教数十春秋的简历,不同角度可以学到不同东西,也惊叹于楼主的意志力、探索精神和超前意识。

科学的基础是事实,忽略事实不用谈科学。

本帖加精。
发表于 2008-10-29 13:01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得出楼主是位经历坎坷之人,您的执着精神真是值得我们年轻一代人学习,看得出您各方面的学识都有一定的造诣.看来楼主的老年生活的确和平常普通人不一样啊.值得学习.
发表于 2008-10-29 21:35 | 显示全部楼层
粗略读了一下,有空再详细拜读!非常难得的自传文章。
ps楼主以这个年龄学会电脑打字也是非常强大的意志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世纪气象云  | | | 关于我们

GMT+8, 2019-1-20 10:26 , Processed in 0.084854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