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气象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查看: 3415|回复: 5
收起左侧

[其他分类] “创作与赏析必须具备常识”系列篇之历史常识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0-4 17: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创作与赏析必须具备常识”系列篇之历史常识篇


受老将嘉勉和鼓励,特地写这样一篇文章。中心思想是“创作与赏析必须具备常识”,不过这可是一个非常广泛的大的课题。鉴于个人时间和精力有限,先只针对历史常识部分,来加以叙述。

本来只想针对写作方面,目前存在一部分写手,相当浮躁而又自以为是,经常不假思索地对历史情节乱加改编甚至篡改,还自我感觉良好,自视甚高。后来想想,一般人要认识这个世界,没有知识要有常识,没有常识也要多看看书或者电视,或者多浏览网络。但是现在,传播信息的这些媒介,所传载的信息也未必就正常。特别是相当一部分无聊的书籍、电视剧、网络文章,尤其是电视剧,我非常不能容忍,只能用垃圾来加以形容:内容垃圾,想要传递的信息也是垃圾,可怕的却是有人将垃圾当作“常识”并潜意识地加以引用。结果以讹传讹,混乱不堪。这样的垃圾既然有存在的市场,可见有人是“赏识”这类存在的,所以,我不吝将主题放大到“创作与赏析必须具备常识”,以便更详尽地来进行表述。

面很大,不过我在本篇中将只针对历史常识中的一点来加以扩展。或许这样会被视为一个孤立的例证,但是我相信,一针见血即可,不需要太多的展开,就能让人醒悟过来,明白某类存在是多么的无稽和无意义。

我所选择的点,就是一个经常被套用的公式化的创作模式:古代(不论中外;抑或干脆就是架空历史的胡思乱想中的另一个空间的世界),某前朝为某新朝所灭,新朝不遗余力地捕杀旧朝的王族遗裔,但是总有“余孽”(通常是遗孤)逃出并存活,长大后就以“复国”(再不济也是“复仇”)为人生存在的惟一意义,然后如何如何……

其实平心而论,这样的戏剧性确实非常地高,足够吸引眼球。明智一点的会选择自己“创造”一个“异次元空间”,以地球这个世界为蓝本自行建设发挥,那还好说;愚笨一点而又自以为是的,通常就胡乱摘取我国古代的某个乱世来天马行空地发挥想象了。这样的模式,确实太好发挥了,文笔烂一点也没关系,多扯些铁血啊香艳啊之类的东西就一大群“欣赏”者了,能给创作者以相当的满足感。但是,容我在这里泼一泼冷水,让大家,包括“创作者”和“赏析者”头脑清醒清醒。

类似的剧情,在古代史实中有没有实际发生过呢?答案是有,但是这还不全,应该是“有且仅有一次”。呵呵,很数学语言是吧,我们看看是怎么回事。这件事情其实只要稍微了解历史,抑或多少看过戏剧的人都不会不知道的,“赵氏孤儿”。

赵氏孤儿发生在什么年代?春秋时期。司马迁用《史记》将事迹重笔记下,使之成为后世遥相遐想、凭吊和创作发挥的很好的材料。公孙杵臼、程婴两位英雄确实伟大,不过赵武其实也是非常万幸——否则后来也就没有赵国了。看看吧,史实中的事迹,未必输给一般人绞尽脑汁瞎编造的剧本,相反精彩往往是过犹不及。但是,这在历史上也是罕见的孤例而已,其他类似的情形,几乎没有再在史书上记载过。这是什么原因?

其实道理很简单,基本上就是因小说大为肆虐泛滥而让普通儿童都耳熟能详甚至琅琅上口的:“斩草不除根,……”(貌似后面的话还有多种版本呢,呵呵)。

从站在某个特定的历史时期的角度上观察,某个政治势力消灭了另一个政治势力,确实有必要斩草除根,不留后患。这是残酷的政治现实,如果没有过好这一关的,基本是等待被政治斗争所淘汰。残酷的丛林法则,远没有先人理论上的那么冠冕堂皇。只要成王败寇,权在我手,怎么控制或者操弄舆论和史书的记载,随便胜利者肆意妄为。

以胜利者所掌控的暴力机器,绝不是已经沦为失败者的人所能逃脱。凡是国为人所灭的,基本上被俘获的王族血统的人,都是不论老幼格杀勿论的,断不容留一丝血脉,去威胁胜利者的势力——哪怕那个威胁是多么地小,都必须扼杀在摇篮里面。不是所有的孤儿都有公孙杵臼和程婴这样忠义的死士庇护的,就算有也未必能幸存。而且,胜利者所掌握的暴力机器,绝非胡思乱想中那么简单。即便是在以套历史情节、天马行空地发挥著称的武侠小说中,那些好像天下无敌的大侠们,遇到正规军也就只能是空谈奈何、困兽犹斗而已。赵氏孤儿的孤例,就真只能是孤例而已。

为什么胜利方会对失败方绝不手软是有原因的,殷鉴不远。这个殷鉴,就是一个悲剧性的史实,以一个伟大的帝王的失败,和千百万黎民百姓继续沉沦于兵凶战火为代价的。当然统治者一般是不会在意百姓的疾苦的,他们只在意自己的统治地位,可是那个伟大的帝王的失败,留下的阴影太浓厚了,不由得在政治斗争中历练得冷血的统治者们不去重视,因为如果不对失败方斩草除根,说不定下一个遭受那样的噩运的,就是自己。

这位伟大的帝王是谁呢?说起名号,却是一个非常不引人瞩目的名号,而且在一般人的观感里,这个帝王是负面的和讽刺的印象。因为他的失败,太出名了,以至于近乎家喻户晓;光是和他相关的成语就有三个,而且都不是褒义的——“投鞭断流”、“草木皆兵”、“风声鹤唳”。

看到这里大家基本明白是谁了吧。十六国前秦的大秦天王,苻坚

我这里要浓墨重彩地介绍他的事迹,当然这也有一部分我的私心,我是他的拥趸者。但是不惜这么详加描述,就是因为这个悲剧性的殷鉴太过惨痛了,以至于后世之君主,绝然不容有一线旧朝余孽的存在——似乎只除了极少数例外,其中包括有不是很通晓中华文化却主宰中国一个世纪的蒙古人。讽刺的是,就是这个历史上屠杀人数最多的残暴的民族,其君主,却罕有地没有杀掉最后灭掉的南宋的皇帝。

苻坚因为淝水之战的失败,一战倾国,导致了花费了他半生精力创建的前秦帝国的崩溃,并使得中国重新统一和恢复和平的一线希望彻底毁灭。直到他死后将近200年,才有一位和他同名不同姓的君主杨坚,重新统一了中国。

后人大多只记住了苻坚的失败,对他的评价也基本流于负面。没办法,成王败寇。但是,苻坚确实是跨越时代的英雄,他的伟大远超过其后几个甚至十几个世纪的所有君主。他太超前了,以至于和时代脱节,成为一位理想化却因而最终失败的悲剧帝王。

苻坚的业绩,可以和秦始皇、汉高祖、唐太宗、清圣祖并列,他的伟大较之这几位皇帝不遑多让。虽然最后他失败了,也是上面几位帝王中惟一不得好死的人,但是,他的光辉并不会被时间所掩盖。

苻坚的失败,淝水之战是重要原因。但是,大家所不知道的是,他的失败,并非就只因为淝水之败。赵国在长平之战断送了几乎大半国的有生力量,仍能抵御秦国数十年的进攻;曹操输了赤壁,依然有实力鼎足北方;金在朱仙镇惨败,其实就算当时岳飞不受掣肘北伐,也不见得能直捣黄龙。惨败只是最后失败的重要原因,真正开始对苻秦致命一击的,是鲜卑慕容和羌族姚氏的背叛。尤其对关中的冲击,直接导致前秦倾覆和灭亡。

这不得不从苻坚如何对姚氏和慕容氏说起。前秦是在后赵覆亡的时候退保关中的苻氏建立的,先入为主,当然不容在关中地带曾经活动过的姚氏立足。姚氏在后赵灭亡时投靠东晋,但不为东晋所信任,最终姚襄和姚苌兄弟率部企图入关,为前秦所败。姚襄被杀,姚苌一度也要被斩首,但此时正是被苻坚救下。这个时候的苻坚还不是前秦的君主,前秦皇帝还是他堂哥,那个著名的暴君独眼苻生。苻坚救下姚苌是要背一定的风险的,而且其后将姚苌任命为自己的属下,信任有加,包括他在位之后很长时间都很器重。

而慕容氏是前燕的王族,前燕与前秦是敌国。在公元四世纪很长一段时间,包括在被前秦灭亡之前,前燕都是当时中国最强大的政权,燕灭秦的可能倒是稍微大过秦灭燕的可能。慕容氏人才济济,但是在慕容恪死掉之后,前燕开始腐朽和混乱,有才的慕容垂在宗室的排挤下,被迫流亡前秦。他是个绝对的人才(后来后燕的皇帝,同时也是先后两次击败东晋北伐军的统帅,使得东晋从此不敢再出兵河北),苻坚对他的投奔欣喜若狂,并委以重任,非常信任。著名的前秦宰相王猛,也不知道该说是嫉妒呢还是真的觉得慕容垂是极度危险人物,不顾身份施展了“金刀计”来离间,迫使慕容垂的长子(也是继承人)慕容令再次逃回燕国,同时要以此事灭掉慕容垂的势力。慕容令最后死在慕容氏自己人手里;但是在前秦,苻坚对慕容垂却是异常信任和优渥,让王猛的金刀计失败了。以苻坚当时的实力,杀掉慕容垂一家并剪除其势力易如反掌,但是他就是以仁为本,不这么做。

前秦初始的形势其实比较严峻,东晋曾经兵临长安,直接威胁到前秦帝国的存在;西北是前赵和后赵都不能克复的前凉;东面是强大的前燕,西南还有一个杨氏的仇池国。但是在苻坚继任后,和王猛君臣通力合作(组合的强大程度,非刘备诸葛亮组合所能匹敌),使得前秦从关中区区之地,差点步秦朝的后尘致万乘之势,迅速富强起来。前秦当时最大的创举,就是一举东征,直接将比自身还要强大的前燕并吞掉,灭掉燕国,俘虏了燕国的王族慕容氏的所有人。这和慕容垂主动投奔还有所不同,灭掉敌国俘虏的敌国君主和王族、臣子,地位是很低下的,生杀只凭苻坚一言之断。要是苻坚心黑,直接灭掉慕容氏也是可以的。但是苻坚有他自己的理念,几乎是令所有人都不能理解地赦免了慕容氏,甚至对风评极差连慕容垂都请求杀掉的慕容评都容忍了。不仅如此,他对前燕的旧王族都委以官职,并且将鲜卑族迁到关中长安的京畿重地。

苻坚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有超脱于时代的理念。早于唐太宗,而且没有唐太宗那样的本族优于异族的观念,苻坚真正地对汉族和各个胡族一视同仁,施行先进的民族平等政策。他对于同样是少数民族的羌姚和鲜卑慕容都很优渥,简直到了滥施恩德的地步。他希望各族能和平共处,不求同化起码感化。但是,他太理想化了,也太不懂得政治斗争的残酷性了。对羌姚和鲜卑慕容的优待,不仅没有最终感化对方,反而成为最后自己失败的因素。

当然,在这期间也有一个小插曲,一个可供YY或者同人的素材。苻坚在召见慕容氏的俘虏的时候,一眼被燕国的清河公主(名字貌似已经失考了)和(咳咳)中山王慕容冲的美色(汗!!)所震撼,不顾物议,将姐弟俩直接纳入(呃,那个)后宫……

慕容冲和苻坚之间的情(再汗一次)仇,可是非常值得发挥的题材诶,估计是同人女或者说腐女们的最爱吧……

PS:经常话说红颜祸水外加倾国倾城。其实慕容冲倒是满合“倾国倾城”的,因为后来就是他几乎倾覆掉了苻坚的前秦……就是此人走错了胎……

初,坚之灭燕,冲姊为清河公主,年十四,有殊色,坚纳之,宠冠后庭。冲年十二,亦有龙阳之姿,坚又幸之。姊弟专宠,宫人莫进。长安歌之曰:“一雌复一雄,双飞入紫宫。”咸惧为乱。王猛切谏,坚乃出冲。

苻坚本人是氐族,虽然汉化程度非常之高,但他能做到汉人君主都没做到的民族平等政策,是在罕见。同时,他的治政之才,在中国的皇帝中是属于出色的一流。看看淝水之战前前秦的治政情况:“关、陇清晏,百姓丰乐,自长安至于诸州,皆夹路树槐柳,二十里一亭,四十里一驿,旅行者取给于途,工商贸贩于道。百姓歌之曰:‘长安大街,夹树杨槐。下走硃轮,上有鸾栖。英彦云集,诲我萌黎。’”其后唐朝鼎盛的时候,也不过如此。这是当时乱世之中,罕有的清平治世。

但是,这样也更使得最后他的失败,极具悲剧性质。

淝水之战,苻坚一意孤行,强行南征,同时在一系列偶然和必然的因素耦合之下,最终惨败。淝水之战断送了前秦百战百胜的氐族雄师之后,前秦对境内的控制力大幅削弱。这个时候,最早发起叛乱,直接冲击并动摇前秦国本的正是慕容垂。

慕容垂是有政治眼光的,比姚苌高明。在淝水之战中,他的部队是惟一毫发无损的。苻坚投奔他军营的时候,手下人都劝他趁机杀掉苻坚起事,他没有采纳,而把兵权交给了苻坚,让他得以生还。这算是报答苻坚对他的恩情。等到苻坚回长安之后,他才在关东以复兴燕国起事,一下子几乎席卷了整个河北。苻坚此时彻底对关东绝望,打算放弃关东的地方,从关中尝试恢复再起。

这个时候,当初迁移到关中京畿重地的鲜卑慕容成为大患了。鲜卑族发起哗变,率众要东归关东。在击败了前秦军队后,这批鲜卑人胆子壮起来了,反扑长安,这下子关中直接成为前线,前秦好不容易的治世马上遭遇了战火的波及。

此时这部分鲜卑人(后来成立西燕政权)的首领,在一次内乱中,从慕容泓变成了慕容冲。慕容冲对苻坚的“恩情”可是怨念不忘,国恨家仇让他立意要屠灭长安。

此时慕容氏前燕的皇帝慕容暐和一干鲜卑贵族还在长安。苻坚盛怒的时候怒责慕容暐,但气头过后竟然还没有杀他。倒是慕容暐外通慕容冲,并且打算在长安设下陷阱杀掉苻坚。事情外泄之后,苻坚无奈,才将城中的所有鲜卑人全部杀掉。一直推行民族平等政策,对亡国的贵族待遇优渥,从不滥杀异族人的君主苻坚,最后被现实所震醒,可惜已经晚了。

与此同时,姚苌在一次作战失败后害怕苻坚盛怒之下追究,干脆也背叛,从新自立起羌姚的势力来,并坐观前秦与西燕的火并,趁机扩展势力。关中大乱。

苻坚虽然得到关中百姓的支持,奈何上天都不帮助他。几次作战,偶尔的胜利希望都被自然条件所终结。差点断绝水源困死姚苌,这个时候天降大雨(比《三国演义》诸葛上方谷还真);在百姓的响应下放火烧慕容冲的兵营,风向变化,火反噬前秦的军民——真是衰到极点。

最终长安围城不支,苻坚被迫逃出长安,随后他的太子苻宏等也逃离危城长安,首都长安就这么陷落。慕容冲直接屠城,后来因为想留在长安,在内讧中被杀。西燕的鲜卑人东归,长安成为空城。前秦的根基也就此毁于一旦。

苻坚逃到五将山,被姚苌的部队俘虏。姚苌不念旧日恩情,想迫使苻坚“禅让”,被苻坚痛骂。姚苌丧心病狂,直接将苻坚缢杀。苻坚驾崩的时候,年龄也才47岁,在位28年。

姚苌建立的后秦入据长安作为首都。因苻坚被杀而极度激愤的前秦旧地军民,与后秦激烈抗战长达十年之久,直到最后完全失败。前秦灭亡。

以上是对相关事情的大略叙述。更详细的内容,可以自己去查史书,推荐《晋书·苻坚载记》(载记第十三、十四)。因为个人喜好的原因,这里不厌其烦地把大略全部说完。

这一个悲剧性的史实太过悲惨,一代英主落得如此下场。而且,后来姚苌在与前秦军队作战不利之后,拿苻坚的尸骨泄愤,还掘墓鞭尸,简直是令人发指,无耻之极。但是,就是这样的无耻之徒,坐上了后秦开国皇帝的宝座,最后善终。

苻坚之仁因此被后人所诟病。虽然深入了解之后可以理解苻坚的理念,但是这不能改变事实,强大的前秦竟这么迅速崩溃掉了,没有铲除羌姚和鲜卑慕容一直被视为最直接的原因。把前秦灭掉的,正是慕容垂的后燕、慕容冲的西燕、姚苌的后秦。

这样惨痛的教训,怎么不会令后世的君主戒慎恐惧呢?所以,后来在灭掉敌国之后,基本都援引苻坚之仁的殷鉴,对亡国的王族全数屠杀,一个不留,以免后患。

后秦在后来是自食苦果。刘裕在篡夺东晋之前北伐,任命王猛的孙子王镇恶为先锋,兵临长安。王镇恶是报了故国一口恶气,会同晋军的其他统帅把后秦给灭掉了。后秦末代皇帝姚泓抱了侥幸心理,投降东晋,但结果全族被拉到建康,满门抄斩,一个不留。也算是应了祖先的恶报。

自公元四世纪以后,某个割据政权亡国之后,基本上旧有的王族都基本被新朝屠杀殆尽,无有孑余。

所以,包括金庸的《天龙八部》里面的慕容氏、慕容复都仅仅只能是虚构。当时的诸国,都不会容许慕容氏的嫡系有余孽存在。后燕和西燕火并,慕容氏自己人杀自己人杀欢了一阵子;然后后燕被兴起的北魏重创,裂解成南燕和迁都在辽西龙城的后燕,南燕是被东晋的刘裕灭掉(慕容超还是被满门抄斩,刘裕才不学苻坚);后燕内讧一下,慕容熙给杀掉了,换了北燕已经不是慕容氏了。但是慕容的支系,或恐惧于乱世改姓(PS:很多姓氏就是因为历史上避祸改的,如慕姓是从慕容简化而来),或因非嫡系反倒得以投靠北魏而被任用,才得留存。所以话说那个《天龙八部》里的慕容氏,沽名钓誉冒充燕国的嫡系孑余,才倒可信哟,“赏析者”还得存了这个常识才是啊。

本篇说来其实也是随性之作,有结构上或言辞上的不当,还望见谅。希望攻此一点,能够给读者一定的启迪。谢谢。

li
2008年10月4日17:50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08-10-4 17: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来我还想扯一下韩国的“电视剧”流行的某种篡改史实的劣迹,不过有感于写作的思路是以点切入,就不分散话题了。就是在说苻坚的时候不小心代入了自己的感情,一下子写太多了,有点收不住,希望读者见谅。
发表于 2008-10-4 21:0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还是不太支持苻坚,
首先他很固执,不听从弟弟苻融及很多大臣包括儿子的意见,也就是上文所说的一味孤行,这是不可取的.
其次尽管苻坚一视同仁,但他应该意识到时期的变化,也就是要在合适的时期一视同仁.有时候,过分的善良只是迂腐.
发表于 2008-10-4 21:09 | 显示全部楼层
颇为震撼,承教!

由于教科书版本和其他原因,在学时对历史没有好感,以致了解甚少,近年才在逐步补充,所以对历史不敢妄论。

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无论小说、电视剧还是媒体,社会责任一词已经变成“道德绑架”,比如,部分记者到处收封口费,甚至勒索食品企业,已是“潜规则”。

本帖加精。
发表于 2008-10-7 14:51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将臣 于 2008-10-4 21:09 发表
颇为震撼,承教!

由于教科书版本和其他原因,在学时对历史没有好感,以致了解甚少,近年才在逐步补充,所以对历史不敢妄论。

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无论小说、电视剧还是媒体,社会责任一词已经变成“道德绑 ...

这个偶最清楚了 中国的某些记者做的事情和那些犯罪份子无异 前几年有过一次打击 但成效不大 问题在于 记者也是从校门里走来的 有些还是有些理想和抱负的 但每个行业都有他的规则 读书时老师就劝我们所谓红包是一定要收的(不过要把握度) 其实现在大多数的时候拿辛苦费非常普遍 除了跑热线的记者 你不拿这个圈子就把你当怪物 很难混的 除非你特别大牌 或者是你服务的媒体有特别的规定(比如财经 南周) 有些人拿红包日子久了麻木了接着就开始敲诈勒索了 这是必然的 这和媒体的环境是有关系的 因为大家看到 为了抱负而战的要么被边缘化要么就被狠狠打击 所以。。。
发表于 2008-10-8 07:48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fxhopexi 于 2008-10-7 14:51 发表

这个偶最清楚了 中国的某些记者做的事情和那些犯罪份子无异 前几年有过一次打击 但成效不大 问题在于 记者也是从校门里走来的 有些还是有些理想和抱负的 但每个行业都有他的规则 读书时老师就劝我们所谓红包是一定 ...


呵呵,确实,短短20多年时间,不收红*包已经是可以进去精神病院的人选,沧海桑田,如同盛唐与现代。

当然,周正龙幕后同僚要不是想出风头,引进媒体,现在华南虎保护区也已经建立起来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世纪气象云  | | | 关于我们

GMT+8, 2019-1-20 10:46 , Processed in 0.091663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